www.55psb.com_www.55psb.com-【随时随地】

社友网

2019-10-16 23:35:49

字体:标准

  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

  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

  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

  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

  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

  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

  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

  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

  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

  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

  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

  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

  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

  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

  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

  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

  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

  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

  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

  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

  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

  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

  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

  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

  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

  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

  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

  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

  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

  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

  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

  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

  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

  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

  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

  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

  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

  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

  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

  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

  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

责任编辑:www.55psb.com_www.55psb.com-【随时随地】社友网:未经授权不得转载
关键词 >>

继续阅读

热新闻

热话题

热门推荐

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
百站百胜: 这天王救得了曼城救不了阿根廷梅西想他老马挺他 沙特掀起F1摩托艇热潮5岁萌娃:天荣队是英雄 北京皮卡销量猛增“解禁”传言不可信 许晴素颜自拍眼神迷离秀发乌黑风情满满超迷人 《东宫》大结局阿娇为小枫打call:演的好拍的美 勁球頭獎7.68億元威州一券猜中 苹果重大转型要来了库克中国行意味深长 虎扑APP遭全网下架官方暂时未作出公开回应 欧文伙夫缺阵绿军结束连胜水拉29+10篮网退敌 苏宁举办第3届蓝色爱星行动盼社会关爱自闭症儿童 古天乐自称肠胃好拍戏可以一天不吃东西 DC櫻花節3.28周五播報,+推薦櫻花季的特色餐館 谷歌母公司给Lyft投资5亿美元17个月内价值翻倍 A股红盘迎4月、散户快速入场谁在背后推动这波牛市? 让自闭症小鼠告别“社恐”,仅需一瓶乳酸菌? 淘宝直播2018年成交额超过千亿,进店转化率超65% 欺人太甚?希腊总理座机在本国领空被土战机欺负了 港媒:美资超越亚洲投资者成亚太商业地产头号买家 2019版上港状态不如2018怎么办?靠这一点仍是王 Lyft上市次日跌入熊市美股IPO打新热还能持续多久… 售价区间7.99-35.99万比亚迪发布多款新车 54岁巩俐携新男友亮相:她用30多年读懂婚姻 瑞信:中国通号目标价升至6.48元维持中性评级 引体向上背部训练动作之王有哪些好处? 曾舜晞回应张无忌争议承认表演不纯熟疑否认整容 加时赛5分2板续命!谁能想到北京最后奇兵是他 潘玮柏晒与王心凌后台合照“甜心教主”歪头灿笑 忍着胃痛游出世界最好成绩徐嘉余为什么不开心? 本田加入丰田与软银的自动驾驶服务合资公司 欧洲议会决定2021年起废除时令转换 澳洲房价还要跌7%?瑞银客户很悲观…… 才有溜背设计领克05谍照首次曝光 今夜的苹果春季发布会他们已经默默筹划近五年 雪莉晒与爷爷奶奶合照皮肤白嫩遗传家人 曝SHINee金起范入伍最新照储物柜贴组合照引热议 深圳最详细网贷退出指引解决出借人表决重大事项 建业VS申花首发:伊沃莫雷诺中场斗法钱杰给首秀 广发海外:截至3月底港股财报表现如何? 中石油系统又一人被查43天已有4人落马 特朗普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拥有主权中方回应 李礼辉:银行体系的资金压力总体是适度的 除了被“偷听”声音还可以“出卖”你更多 阿尔瓦雷兹重返亚洲将参加ONE冠军赛东京站 派生科技董事长辞职剥离互金业务后未来依旧难测 李小鹏回应妻子不会说中文,却遭网友怒怼! 杨涛:持牌金融机构仍然是金融科技创新的重要主体 杨德龙:回调释放风险提升踏空资金不断入场 中国通号建议A股发行获批拟发行不超21.97亿股A股 医学专家为詹皇鸣不平:他本该伤停6个月! 状元郎脚踝受伤离场!回更衣室直接坐上轮椅 “好胆固醇”越多越好?观念要变了! 威高股份:2018年度纯利14.73亿元同比下跌14… 阿根廷在杀死梅西!他没C罗的恩公又被国人绑架 恒大谋变隐藏着许家印的哪些玄机 索尼救世主平井一夫宣布退休35年索尼人生谢幕 李保东:以开放包容为文化为经济发展对话提供平台 蒙牛乳业获大摩唱好现价涨逾2%最佳蓝筹 日本以“中国威胁”为借口拟设机场跑道修复部队 嘉士利集团2018年度少赚18.8%派息5港仙 最赚钱没谁了这四家企业利润是茅台的27倍 这两国战机在天上“斗法”还带上总理一起“玩” 马龙复出未展最佳状态“中国龙”离东京有多远? 英议会现半裸抗议,议员们的反应亮了 疯狂的工业大麻:有公司一棵麻苗还没种股价却翻了天 响应增值税下调政策广汽丰田C-HR价格下调 友佳国际料去年纯利同比急降约96% 同样是蹲,为什么箭步蹲比深蹲更能练到臀? 研究报告:直播流成在线收听主力蜻蜓FM用户4.5亿 57岁刘德华大病初愈现身,遭粉丝围堵脸色苍白 苏宁发主场战武汉卓尔海报:江湖擂战斗气氛浓厚 资管新规落地一年考银行理财升级“阵痛”不止 恺英网络实控人失联,其22亿个人持股悉数质押 北京山火6名涉案者被抓有村民称数百棵果树被烧 山西长治发生森林大火烈焰吞噬树木浓烟遮蔽天空 亚洲经济竞争力排名:韩国位列第一越南增幅最大 张镐濂晒旧照为张丹峰庆生还贴心帮老爸画上腹肌 汇丰:重申东航买入评级目标价升至6.7元 美退休机长质问波音:你还有多少不能说的秘密? 英特尔将对14家创企投资1.17亿美元包括2家中国公… 小扎表达对“高质量”新闻的愿景但还未真正实施 海通荀玉根:牛市孕育期高波动难免防回撤侵蚀收益率 春遊竹縣最好康最高補助兩千五百元 美国名校招生丑闻:支付650万美元的家长身份仍是谜 九台农商银行建议发行不超过40亿人民币资本补充债券 华硕更新LiveUpdate修补ShadowHam… 曼哈顿买房变更贵!州预算案过关包括“豪宅税” 动画版《亚当斯一家》发海报奥斯卡塞隆科洛配音 珠三角有多富?广东省有多穷? 英脱欧致伦敦房价“七连跌”德国人钱包也将缩水 北美票房:《小飞象》开画登顶麦康纳新片低迷 用人工智能发现两颗新系外行星 许魏洲回答问题直呼头大笑侃终于不和脖子一样粗 南加中山女高校友年會會長交接 泰国大选六次推迟终启幕投票率或超九成史上最高 知画五阿哥再同框!秦岚帮古巨基走秀俩人牵手谢幕 蘋果發表會無新機華為酸:謝謝暖場 助攻型门将上线魔翼披上飞驰翅膀中超产惊世佳作 瑞安集团主席罗康瑞:粤港澳大湾区会是一个发展榜样 被杜鹃和KK点名这是今年要火的一件衬衫 谈资|网红和小作坊纷纷卖假包,你买的奢侈品还能是真… 上交所公开谴责庞大集团时任副总经理蔡苏佳 百强企业拿地态度趋谨慎拿地金额比重降19.7百分点 武磊获西媒正面评价:差点进球表现比锋线头牌好 高速增长VS盈利前景堪忧,投资Lyft时如何权衡利弊? 欧银Villeroy:若欧元区经济形势恶化ECB已做… 国泰君安:牛市拐点已现?45家公募眼中的分歧与乐观 肖行亦的资本术:索菱股份\"黑洞\"变相\"套现\"… 补贴退坡、盈利承压:比亚迪转型面临“阵痛期” 荷兰首相吕特:英国无协议退欧的风险“实实在在” 央行出手:你刷卡时将被GPS定位保护 收到这样一份国礼习近平法国之行的N个“特殊” 陸委會擬修韓國瑜條款鄭文燦:規範應清楚可依循 王昱珩回应上热搜:毁了正确的价值观更可怕 为什么你的背总是练不起来?你忽略了这些细节! 科学家失败154次投入6千亿美元却治不好苏大强的病 全球股市下跌势头加剧,投资者预计痛苦尚未结束 你大爷还是你大爷辽宁真核公然开挂飙7记三分 中国奥园申请强拍燕贻大厦 河北建设飙逾8%去年多赚近12% 波音软件升级说明会:竭力确保此类事故永不再发生 两战狂砍53分却遭冲动惩罚给力根是新疆X因素 吉诺比利球衣退役嘉宾团合影!真正的黄金一代 英国财政大臣将敦促内阁考虑第二次脱欧公投 斯里兰卡国家电视台萨郎卡:要去提高内容质量 哈登正式超越麦蒂!他的生涯已比麦蒂更伟大 紫光集团申报100亿纾困专项债部分拟支持上下游公司 强身健体,肩部训练不如意?训练节奏要掌握好 烘焙第一股克莉丝汀去年亏损增八成品牌力持续衰退 smart合资公司的现实和未来 未来两年花滑赛程公布北京将办2020大奖赛总决赛 应对早晚温差李沁唐嫣来种草条纹毛衣了 戴姆勒向欧盟反垄断监管机构投诉诺基亚汽车通信专利 央行:加强支付结算管理防范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 白宫首席经济顾问库德洛呼吁美联储降息50基点 江疏影不准粉丝翘课来参加活动:这个假我不批 九鼎控股增持计划延迟九鼎集团收问询函 大规模减税降费政策下财政压力如何缓解?财政部回应 东风日产新款逍客消息将于4月8日正式上市 江苏消防救援总队参谋长:响水救援消防员无一伤亡 独家对话滴滴遇害司机家属:他买车的钱还有七个月就还完了 苹果再降价:iPhoneXS降500,两周内买可退差… 李克强博鳌演讲:中国将进一步放宽外资市场准入 古天乐自称肠胃好拍戏可以一天不吃东西 在美國給小費是種什麼體驗? 乒联排名:樊振东继续领跑马龙上升一位排11名 联手话题人物朱骏贾跃亭造车“以退为进” 汇丰:嘉里物流降至持有评级目标价上调至14.2元 又吵架了?他被勇士队内禁赛1场原因是这行为 让梅西累死?巴萨主帅:梅西没有理想轮休时间 美首派海警船穿越台湾海峡有何蹊跷?表明是世界警察 迈阿密的1号伟大不灭!1图看懂波什生涯这6年 韩影票房:王大陆林允《一吻定情》上榜获第十名 腾讯阿里联手入局这个行业是旧坟场还是新战场? 事关待遇和晋升!中央发文推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 半场-配合失误不断锋霸世界波国足0-1乌兹别克 桃田贤斗:大马赛渴望金牌用表现弥补偶像的缺席 大和:日清食品目标价上调至4.65元维持买入评级 作为最高的大麻股Cronos究竟有怎样的机遇和挑战? 泰国举行军事政变后首次大选有哪些看点? 美国边境非法移民数量大增川普再次警告将关闭边境 扎克伯格多年前旧帖子消失Facebook:因技术错误 85后工行客户经理骗贷近4亿:赌博买豪车炒股亏2千万 叶诗文:清华休学两年是为梦想冲击最高领奖台 李克强博鳌演讲:中国将进一步放宽外资市场准入 傅莹反驳美前财长:中国国际角色无须看美国脸色 \"白条案\"中的年轻人:消费金融狂飙背后的漏洞与骗局 16年前的今天,科比乔丹最后一次交手!55vs23分 自然资源部:不动产登记办理明年底前力争再压缩 网友热议未来球王:大罗之后最全能强过同龄梅西 共四款车型名爵EZS详细配置信息公布 第九城市开盘一度涨超20%FF消息刺激消退 亚马逊智囊团:150多名经济学博士用谋略甩开对手 世界集团飙升38%料去年亏转盈赚13亿元 三星发布盈利预警但市场预计芯片需求很快触底反弹 曼联官宣索尔斯克亚转正年薪750万欧元签约三年 柴米油盐酱醋茶吃“油”有讲究 死亡凝视!英超老帅眼神杀人裁判也被他吓到了 发改委:3月28日24时起国内汽柴油价格每吨涨80元 五大行年报出炉:房贷增速回落去年约减员2.7万人 少林足球成真!塔沟武校参加U14青运会已请外教 全球经济放缓催生美联储降息预期 苏宁发主场战武汉卓尔海报:江湖擂战斗气氛浓厚 湖畔大学最新学员名单:胡彦斌以董事长身份被录取 嘉年华国际今早复牌现急涨逾两成录得亏损30亿元 亚历克斯·沃尔夫加盟《界限》讲述大学成长故事 内地民企香港上市潮:存破发可能还争先上市图什么? 新鸿基地产签二百亿银团贷款现涨近1%创11年高 无辜受牵连!池昌旭否认与胜利夜店有关联 日本首相与美军司令就推进边野古搬迁达成共识 招商证券香港:维持中国国航买入评级目标价10元 路虎告赢了陆风中国汽车山寨案件回顾 宜华健康实控人炒自家股票爆仓旗下重点项目停工 咪蒙名下十月初五影视传媒解散子公司新增清算信息 方大腿回来啦!狂射6记三分砍24+6+6击碎质疑 直击|网友投诉搜狗HR不尊重人王小川询问HR名字姓名 中国中车去年利润113亿人民币 NB!饼皇暴力隔扣字母哥还为哈登报了砸头之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