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nglish
邮箱
联系我们
网站地图
邮箱
旧版回顾


www.6824.com_www.6824.com-【参与】

文章来源:SEO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12-06 14:59:55  【字号:      】

www.6824.com_www.6824.com-【参与】70年西湖之“跃”④|“幸福西湖”普惠民生#标题分割# 宝石一路2号1幢1单元居民乘梯  浙江在线-杭州频道9月2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赵路通讯员高静玮张前静)  盼了多年的电梯装上了  幸福生活“时时更新”  开门、按键,电梯轿厢直达位于5楼的家,几乎没有噪音。  对于家住北山街道宝石社区,今年82岁的盛雪均来说,这台加装电梯,就是他与老伴共同的幸福。  “有了这台电梯,我们再也不用担心爬不动楼梯,想去哪,就去哪!”盛雪均说。  去年5月18日,这台位于宝石一路2号1幢1单元的电梯正式运行。这也是西湖区老小区首批成功加装的电梯之一。作为加梯“牵头人”,让盛雪均特别骄傲的是,从单元楼居民第一次开会商量,到电梯运行只用了4个月。  “在过去,这是不可想象的。”今年83岁,家住同一单元3楼的马正泉感慨。脚下这片土地,70年前还是一片田埂。茅草棚、泥瓦房、楼房……如今又拥有了现代化的电梯。“新的中国,带来新的生活!”宝石一路2号1幢1单元居民乘梯  宝石社区是典型的杭州市中心小区——老房子多,老人多。以宝石一路2号1幢1单元为例,户主全部为60岁以上老人,年龄最大的已经90多岁了。对于高层住户来说,上下楼成了他们最大的困难之一。加梯,居民们盼星星盼月亮,想了很多年。  去年1月17日,在社区的召集下,该单元居民开了第一次加装电梯协调会。“3天不到,包括1楼、2楼在内的所有住户签字同意加装,一个月确定了出资方案。”宝石社区居委会主任季冬华说,“居民意愿如此强烈,我们更应该全力助推。”  遇到问题,社区、街道随时协调;联合审批与线路迁改,西湖区开通加装电梯“绿色通道”,大大加速了流程。让盛雪均感动的是,为了电梯早点装上,所有人都在帮忙出力。  “去年3月,电梯施工前,单元楼门口的大树需要移植。我们的社区书记陈立敏,上午在现场协调,中午身体突然不舒服去了医院。下午,她一边挂盐水,一边还在打电话,帮忙联系挖掘机……”  “把居民的事,当成自己的事。”杭州全面启动老小区电梯加装后,这句话流传在西湖区的党员干部队伍中。今年以来,西湖区已成功加梯41台;截至目前,119台老小区电梯已成功加装,仅老小区密集的北山街道,就成功加装了28台。电梯使用公约  加梯成功后,后续维护也非常重要。西湖区出台运维指导方案,街道、社区根据自身情况制定电梯养护公约。在宝石一路2号1幢1单元,居民约定卫生轮值,3楼到6楼,每户人家负责一个月的电梯打扫。大家还商定,电瓶车不能进电梯,连廊里只能放绿植,不能放杂物……运行1年4个月来,这台电梯还像新的一样。  幸福时时更新。在西湖区,老旧小区的新一轮改造已经开始。宝石一路临近的体育场路523号,正在进行周边小广场改造、楼道粉刷、车棚改造、绿化提升、弱电上改下,预计10月中旬完工。  “老而不旧,相信我们的小区还会越来越好!”盛雪均说。周爱芬与孩子们在一起  20年两次“下乡”  只为教育的优质公平  书声朗朗。在位于双浦镇的周浦小学教学楼,50岁的周爱芬望着正在认真学习的孩子们,思绪回到了20年前……  1999年,随着城市区域的扩大和人口的增加,西湖区开启了名校集团化办学的序幕。8月,由求是浙大附小领办的竞舟小学,在当时还是“城乡结合部”的文新地区落地。时任学校副校长的周爱芬,和近10位骨干老师一起“下乡”了。  别看现在文新地区热闹繁华,20年前,那里是名副其实的农村。“到处是田埂和工地,公交车只开到翠苑,每天上班,下车后需要走路或者搭三轮才能到学校。”一位一起“下乡”的老师这样回忆。  万事开头难。名校领办新校,实际上是优质教育资源的延伸。如果新校办不好,不仅对学生、家长不公平,甚至连名校多年积累起来的声誉都会受到影响。当时,周爱芬身上的担子可谓不小。  “优质与公平,不仅仅是几个老师去新校区教书这么简单,而是事无巨细地解决各种问题。”周爱芬说,当时,新校与老校的差距巨大。“比如说,当时,新校区入学的孩子,几乎没有说普通话的习惯。长此以往,一定会影响语文成绩。”  对于名校领办新校的适应性问题,西湖区做了大量努力。比如,新校与老校采取统一标准、统一管理、统一评价;比如,名校领办新校保持一定节奏,绝不盲目快速扩张;更重要的,是从多方面入手,提高孩子们的综合能力。  周爱芬说,开办后,竞舟小学定下了从学习到生活习惯的多方面目标,根据教职人员的不同分工落实责任。学校还制定时间表,按期考评落实情况。比如,孩子们不习惯说普通话,竞舟小学的每个教职工,发现后必须马上纠正;又比如,鼓励孩子进行家务劳动,每天至少做一件家务,高年级孩子需要具备一定独自生活能力……  “老师们拼命努力,新校很快迎头赶上。”周爱芬说,竞舟小学创办仅两三年,无论是学生的学科成绩还是整体素质,都已与老校基本持平。而新校的进步,也能从它的“热度”看出来——竞舟小学从开办第一年就“招满”,迅速“年年爆表”,曾经的“新校”,已成了名副其实的“新名校”……周爱芬与孩子们在一起  时至2013年,周爱芬的生活又一次发生了变化。2月,已经设置独立法人的竞舟小学,与位于双浦的周浦小学结为“紧密型教育共同体”。时任竞舟小学校长的周爱芬,又一次“下乡”了。  就在这段时期,西湖区开启协调发展之路。2016年起,西湖区轰轰烈烈的“美丽西湖行动”揭开序幕,双浦、转塘、三墩等“农村”加速变样。教育作为生力军,前前后后十多对城乡学校“紧密型教育共同体”成立。它们实施委托管理,由名校校长任共同体组长,双方在办学理念、发展规划、制度章程、校园文化等方面深入协作,迅速提高当地教育水平。  “与第一次‘下乡’不同。这一次,周浦小学是一所拥有90年历史的学校,有一套自己的体系和文化传承。我所要做的,绝不是打破,而是引导。”巧的是,周爱芬就是原周浦乡人,周浦小学正是她的母校。深知家乡秉性的她,开始了新的努力——  双浦是书法之乡、篮球之乡。2015年以来,周浦小学克服困难配备2位专职书法老师,自编书法教材,每班每周都会开设一节书法课;学校常设班级篮球联赛、家校篮球赛,还有花式篮球表演队,今年,周浦小学男、女两支篮球队第一次包揽了西湖区小学生篮球赛冠军……  周浦小学本地教师多、年轻教师多。周爱芬牵头制定青年教师“新雁”培养计划,教龄10年内的青年教师,都能获得德育、教学、科研等方面的专职培训;学校还组织青年教师交流研讨,青年教师奔赴上海、南京、厦门等地进行送教交流,教学水平迅速提高……  “二十年,我的两次‘下乡’,为的是同一个目标;教育的优质、均衡。”周爱芬说,“每一个孩子,都有获得优质教育的权力。为教育奉献一切,我无怨无悔。”陈喆翔与老人们在一起  偶遇后的决定  养老是未来的方向  偶遇,可能是不经意的擦身,也可能是改变人生的重要决定。对于出生于1991年的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主任助理陈喆翔来说,他的经历属于后者。  陈喆翔是宁波余姚人。2010年底,来杭州走亲戚的他,爬上小和山拍照写生,误打误撞,走进了山脚的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。当时,福利中心准备给院子里的100多个老人拍新年照,却遇到了难题。  “交通太不方便了!”陈喆翔说,当时,他所处的留下,远远没有现在繁华。这家山坳里的养老院,门口更是没有一辆公交车。老人们出门去镇里拍照,不方便;请人来拍,经费紧张,怎么办?  陈喆翔主动揽下了这项任务。端起数码相机,他为每位老人拍起了照片。“我到现在还记得,老人们拍照时的笑容。”陈喆翔说,住福利院的老人,往往在家缺乏照料、缺乏交流,身体情况也不好。很多老人听不清,说话也不利索,他就一直比划。“老人弄明白了,笑了,一直点头,这样的场景,始终映在我的脑海里。”  一颗梦想的种子,就此埋下。2011年底,陈喆翔又一次来到这里,一年前拍的照片,已经拼成了爱情的形状,贴上了福利院最显眼处的白墙。让陈喆翔感动的是,一年过去,很多老人居然记得他。这一次,陈喆翔以志愿者的身份,待了整整一个月,帮老人们策划了新年团拜会;2013年,陈喆翔参加了西湖区的社区工作者考试,成了西湖区三墩镇的一名社工。  “可能是两次养老院之行,给我的触动太大了,我一直想去那里全职工作。”陈喆翔说,与很多同龄人不同,他爱和老人打交道。“我的爷爷和外公走得早,没能尽孝。我觉得,如果能有机会去养老院工作,也算是弥补我的遗憾吧!”  2016年,经工作调动,陈喆翔正式成为了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的一员。在这里,他经历了老人深夜突发疾病,工作人员进行紧急救治的揪心;也因为一次次交谈、一次次护理,为老人们带来快乐而快乐。陈喆翔的生命,和老人们紧紧联系在了一起。与此同时,西湖区养老事业的加速发展,他深深切切体会到了。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  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历经多次提升。  这里整体更新了空调设备,1.5匹的空调换成了2匹,老人们过冬不再冷;  这里增加了24小时实时查看系统,每层楼的护理员值班室里,都设置了大屏幕,可以看到福利院100多个点位的实时情况,防止老人走失;  这里启动了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二期工程,福利院的面积和床位数都将翻番。尤其是,新增380多张床位中,有280多张为护理床位。在这里,不仅能满足日常的食宿需求,更能受到悉心的陪护和照料。  而陈喆翔,则从一名普通工作人员,逐渐成长为福利中心的“全能手”。他每天凌晨开着福利院的面包车,赶往勾庄为老人们购买蔬菜和鱼虾,至今已坚持了上千天,菜的质量好不好,他一眼就能看出来;食宿、护理、维修、门岗……他亦参与了养老院全流程的管理工作。  “和我一起毕业的同龄人,有的去了网络公司,有的去了银行。像我这样在福利院工作的,真的很少很少。”陈喆翔笑着说,虽然收入不高,工作辛苦,但他从来不曾后悔。“因为这是一份事业,也是一份责任。”  让陈喆翔高兴的是,随着民生事业的不断推进,人们对“养老”的认识也在不断进步。在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,从最初的床位入住率不到10%,到如今已“一床难求”。不仅老人们不再觉得生活很“孤苦”,就连这里的工作人员,也从最早的“觉得没面子”,到引以为豪。  陈喆翔也听说过、参观过,西湖区范围内,开出多家高大上的社会化养老机构。此外,西湖区还积极推进互联网+养老,比如老年食堂实现了“刷脸就餐”功能,老人足不出户,在家就能享受养老服务。  “我女儿2岁了,妻子也是社区工作者,一家人都很支持我的工作。”陈喆翔说,对于“养老”,他会一直努力下去。“每个人都曾年轻过,每个人也都会老去。如果每个人都能关爱老人,这个社会才真正进步了。我始终相信,人人爱老、人人敬老会在我身边实现。”70年西湖之“跃”④|“幸福西湖”普惠民生#标题分割# 宝石一路2号1幢1单元居民乘梯  浙江在线-杭州频道9月2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赵路通讯员高静玮张前静)  盼了多年的电梯装上了  幸福生活“时时更新”  开门、按键,电梯轿厢直达位于5楼的家,几乎没有噪音。  对于家住北山街道宝石社区,今年82岁的盛雪均来说,这台加装电梯,就是他与老伴共同的幸福。  “有了这台电梯,我们再也不用担心爬不动楼梯,想去哪,就去哪!”盛雪均说。  去年5月18日,这台位于宝石一路2号1幢1单元的电梯正式运行。这也是西湖区老小区首批成功加装的电梯之一。作为加梯“牵头人”,让盛雪均特别骄傲的是,从单元楼居民第一次开会商量,到电梯运行只用了4个月。  “在过去,这是不可想象的。”今年83岁,家住同一单元3楼的马正泉感慨。脚下这片土地,70年前还是一片田埂。茅草棚、泥瓦房、楼房……如今又拥有了现代化的电梯。“新的中国,带来新的生活!”宝石一路2号1幢1单元居民乘梯  宝石社区是典型的杭州市中心小区——老房子多,老人多。以宝石一路2号1幢1单元为例,户主全部为60岁以上老人,年龄最大的已经90多岁了。对于高层住户来说,上下楼成了他们最大的困难之一。加梯,居民们盼星星盼月亮,想了很多年。  去年1月17日,在社区的召集下,该单元居民开了第一次加装电梯协调会。“3天不到,包括1楼、2楼在内的所有住户签字同意加装,一个月确定了出资方案。”宝石社区居委会主任季冬华说,“居民意愿如此强烈,我们更应该全力助推。”  遇到问题,社区、街道随时协调;联合审批与线路迁改,西湖区开通加装电梯“绿色通道”,大大加速了流程。让盛雪均感动的是,为了电梯早点装上,所有人都在帮忙出力。  “去年3月,电梯施工前,单元楼门口的大树需要移植。我们的社区书记陈立敏,上午在现场协调,中午身体突然不舒服去了医院。下午,她一边挂盐水,一边还在打电话,帮忙联系挖掘机……”  “把居民的事,当成自己的事。”杭州全面启动老小区电梯加装后,这句话流传在西湖区的党员干部队伍中。今年以来,西湖区已成功加梯41台;截至目前,119台老小区电梯已成功加装,仅老小区密集的北山街道,就成功加装了28台。电梯使用公约  加梯成功后,后续维护也非常重要。西湖区出台运维指导方案,街道、社区根据自身情况制定电梯养护公约。在宝石一路2号1幢1单元,居民约定卫生轮值,3楼到6楼,每户人家负责一个月的电梯打扫。大家还商定,电瓶车不能进电梯,连廊里只能放绿植,不能放杂物……运行1年4个月来,这台电梯还像新的一样。  幸福时时更新。在西湖区,老旧小区的新一轮改造已经开始。宝石一路临近的体育场路523号,正在进行周边小广场改造、楼道粉刷、车棚改造、绿化提升、弱电上改下,预计10月中旬完工。  “老而不旧,相信我们的小区还会越来越好!”盛雪均说。周爱芬与孩子们在一起  20年两次“下乡”  只为教育的优质公平  书声朗朗。在位于双浦镇的周浦小学教学楼,50岁的周爱芬望着正在认真学习的孩子们,思绪回到了20年前……  1999年,随着城市区域的扩大和人口的增加,西湖区开启了名校集团化办学的序幕。8月,由求是浙大附小领办的竞舟小学,在当时还是“城乡结合部”的文新地区落地。时任学校副校长的周爱芬,和近10位骨干老师一起“下乡”了。  别看现在文新地区热闹繁华,20年前,那里是名副其实的农村。“到处是田埂和工地,公交车只开到翠苑,每天上班,下车后需要走路或者搭三轮才能到学校。”一位一起“下乡”的老师这样回忆。  万事开头难。名校领办新校,实际上是优质教育资源的延伸。如果新校办不好,不仅对学生、家长不公平,甚至连名校多年积累起来的声誉都会受到影响。当时,周爱芬身上的担子可谓不小。  “优质与公平,不仅仅是几个老师去新校区教书这么简单,而是事无巨细地解决各种问题。”周爱芬说,当时,新校与老校的差距巨大。“比如说,当时,新校区入学的孩子,几乎没有说普通话的习惯。长此以往,一定会影响语文成绩。”  对于名校领办新校的适应性问题,西湖区做了大量努力。比如,新校与老校采取统一标准、统一管理、统一评价;比如,名校领办新校保持一定节奏,绝不盲目快速扩张;更重要的,是从多方面入手,提高孩子们的综合能力。  周爱芬说,开办后,竞舟小学定下了从学习到生活习惯的多方面目标,根据教职人员的不同分工落实责任。学校还制定时间表,按期考评落实情况。比如,孩子们不习惯说普通话,竞舟小学的每个教职工,发现后必须马上纠正;又比如,鼓励孩子进行家务劳动,每天至少做一件家务,高年级孩子需要具备一定独自生活能力……  “老师们拼命努力,新校很快迎头赶上。”周爱芬说,竞舟小学创办仅两三年,无论是学生的学科成绩还是整体素质,都已与老校基本持平。而新校的进步,也能从它的“热度”看出来——竞舟小学从开办第一年就“招满”,迅速“年年爆表”,曾经的“新校”,已成了名副其实的“新名校”……周爱芬与孩子们在一起  时至2013年,周爱芬的生活又一次发生了变化。2月,已经设置独立法人的竞舟小学,与位于双浦的周浦小学结为“紧密型教育共同体”。时任竞舟小学校长的周爱芬,又一次“下乡”了。  就在这段时期,西湖区开启协调发展之路。2016年起,西湖区轰轰烈烈的“美丽西湖行动”揭开序幕,双浦、转塘、三墩等“农村”加速变样。教育作为生力军,前前后后十多对城乡学校“紧密型教育共同体”成立。它们实施委托管理,由名校校长任共同体组长,双方在办学理念、发展规划、制度章程、校园文化等方面深入协作,迅速提高当地教育水平。  “与第一次‘下乡’不同。这一次,周浦小学是一所拥有90年历史的学校,有一套自己的体系和文化传承。我所要做的,绝不是打破,而是引导。”巧的是,周爱芬就是原周浦乡人,周浦小学正是她的母校。深知家乡秉性的她,开始了新的努力——  双浦是书法之乡、篮球之乡。2015年以来,周浦小学克服困难配备2位专职书法老师,自编书法教材,每班每周都会开设一节书法课;学校常设班级篮球联赛、家校篮球赛,还有花式篮球表演队,今年,周浦小学男、女两支篮球队第一次包揽了西湖区小学生篮球赛冠军……  周浦小学本地教师多、年轻教师多。周爱芬牵头制定青年教师“新雁”培养计划,教龄10年内的青年教师,都能获得德育、教学、科研等方面的专职培训;学校还组织青年教师交流研讨,青年教师奔赴上海、南京、厦门等地进行送教交流,教学水平迅速提高……  “二十年,我的两次‘下乡’,为的是同一个目标;教育的优质、均衡。”周爱芬说,“每一个孩子,都有获得优质教育的权力。为教育奉献一切,我无怨无悔。”陈喆翔与老人们在一起  偶遇后的决定  养老是未来的方向  偶遇,可能是不经意的擦身,也可能是改变人生的重要决定。对于出生于1991年的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主任助理陈喆翔来说,他的经历属于后者。  陈喆翔是宁波余姚人。2010年底,来杭州走亲戚的他,爬上小和山拍照写生,误打误撞,走进了山脚的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。当时,福利中心准备给院子里的100多个老人拍新年照,却遇到了难题。  “交通太不方便了!”陈喆翔说,当时,他所处的留下,远远没有现在繁华。这家山坳里的养老院,门口更是没有一辆公交车。老人们出门去镇里拍照,不方便;请人来拍,经费紧张,怎么办?  陈喆翔主动揽下了这项任务。端起数码相机,他为每位老人拍起了照片。“我到现在还记得,老人们拍照时的笑容。”陈喆翔说,住福利院的老人,往往在家缺乏照料、缺乏交流,身体情况也不好。很多老人听不清,说话也不利索,他就一直比划。“老人弄明白了,笑了,一直点头,这样的场景,始终映在我的脑海里。”  一颗梦想的种子,就此埋下。2011年底,陈喆翔又一次来到这里,一年前拍的照片,已经拼成了爱情的形状,贴上了福利院最显眼处的白墙。让陈喆翔感动的是,一年过去,很多老人居然记得他。这一次,陈喆翔以志愿者的身份,待了整整一个月,帮老人们策划了新年团拜会;2013年,陈喆翔参加了西湖区的社区工作者考试,成了西湖区三墩镇的一名社工。  “可能是两次养老院之行,给我的触动太大了,我一直想去那里全职工作。”陈喆翔说,与很多同龄人不同,他爱和老人打交道。“我的爷爷和外公走得早,没能尽孝。我觉得,如果能有机会去养老院工作,也算是弥补我的遗憾吧!”  2016年,经工作调动,陈喆翔正式成为了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的一员。在这里,他经历了老人深夜突发疾病,工作人员进行紧急救治的揪心;也因为一次次交谈、一次次护理,为老人们带来快乐而快乐。陈喆翔的生命,和老人们紧紧联系在了一起。与此同时,西湖区养老事业的加速发展,他深深切切体会到了。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  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历经多次提升。  这里整体更新了空调设备,1.5匹的空调换成了2匹,老人们过冬不再冷;  这里增加了24小时实时查看系统,每层楼的护理员值班室里,都设置了大屏幕,可以看到福利院100多个点位的实时情况,防止老人走失;  这里启动了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二期工程,福利院的面积和床位数都将翻番。尤其是,新增380多张床位中,有280多张为护理床位。在这里,不仅能满足日常的食宿需求,更能受到悉心的陪护和照料。  而陈喆翔,则从一名普通工作人员,逐渐成长为福利中心的“全能手”。他每天凌晨开着福利院的面包车,赶往勾庄为老人们购买蔬菜和鱼虾,至今已坚持了上千天,菜的质量好不好,他一眼就能看出来;食宿、护理、维修、门岗……他亦参与了养老院全流程的管理工作。  “和我一起毕业的同龄人,有的去了网络公司,有的去了银行。像我这样在福利院工作的,真的很少很少。”陈喆翔笑着说,虽然收入不高,工作辛苦,但他从来不曾后悔。“因为这是一份事业,也是一份责任。”  让陈喆翔高兴的是,随着民生事业的不断推进,人们对“养老”的认识也在不断进步。在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,从最初的床位入住率不到10%,到如今已“一床难求”。不仅老人们不再觉得生活很“孤苦”,就连这里的工作人员,也从最早的“觉得没面子”,到引以为豪。  陈喆翔也听说过、参观过,西湖区范围内,开出多家高大上的社会化养老机构。此外,西湖区还积极推进互联网+养老,比如老年食堂实现了“刷脸就餐”功能,老人足不出户,在家就能享受养老服务。  “我女儿2岁了,妻子也是社区工作者,一家人都很支持我的工作。”陈喆翔说,对于“养老”,他会一直努力下去。“每个人都曾年轻过,每个人也都会老去。如果每个人都能关爱老人,这个社会才真正进步了。我始终相信,人人爱老、人人敬老会在我身边实现。”70年西湖之“跃”④|“幸福西湖”普惠民生#标题分割# 宝石一路2号1幢1单元居民乘梯  浙江在线-杭州频道9月2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赵路通讯员高静玮张前静)  盼了多年的电梯装上了  幸福生活“时时更新”  开门、按键,电梯轿厢直达位于5楼的家,几乎没有噪音。  对于家住北山街道宝石社区,今年82岁的盛雪均来说,这台加装电梯,就是他与老伴共同的幸福。  “有了这台电梯,我们再也不用担心爬不动楼梯,想去哪,就去哪!”盛雪均说。  去年5月18日,这台位于宝石一路2号1幢1单元的电梯正式运行。这也是西湖区老小区首批成功加装的电梯之一。作为加梯“牵头人”,让盛雪均特别骄傲的是,从单元楼居民第一次开会商量,到电梯运行只用了4个月。  “在过去,这是不可想象的。”今年83岁,家住同一单元3楼的马正泉感慨。脚下这片土地,70年前还是一片田埂。茅草棚、泥瓦房、楼房……如今又拥有了现代化的电梯。“新的中国,带来新的生活!”宝石一路2号1幢1单元居民乘梯  宝石社区是典型的杭州市中心小区——老房子多,老人多。以宝石一路2号1幢1单元为例,户主全部为60岁以上老人,年龄最大的已经90多岁了。对于高层住户来说,上下楼成了他们最大的困难之一。加梯,居民们盼星星盼月亮,想了很多年。  去年1月17日,在社区的召集下,该单元居民开了第一次加装电梯协调会。“3天不到,包括1楼、2楼在内的所有住户签字同意加装,一个月确定了出资方案。”宝石社区居委会主任季冬华说,“居民意愿如此强烈,我们更应该全力助推。”  遇到问题,社区、街道随时协调;联合审批与线路迁改,西湖区开通加装电梯“绿色通道”,大大加速了流程。让盛雪均感动的是,为了电梯早点装上,所有人都在帮忙出力。  “去年3月,电梯施工前,单元楼门口的大树需要移植。我们的社区书记陈立敏,上午在现场协调,中午身体突然不舒服去了医院。下午,她一边挂盐水,一边还在打电话,帮忙联系挖掘机……”  “把居民的事,当成自己的事。”杭州全面启动老小区电梯加装后,这句话流传在西湖区的党员干部队伍中。今年以来,西湖区已成功加梯41台;截至目前,119台老小区电梯已成功加装,仅老小区密集的北山街道,就成功加装了28台。电梯使用公约  加梯成功后,后续维护也非常重要。西湖区出台运维指导方案,街道、社区根据自身情况制定电梯养护公约。在宝石一路2号1幢1单元,居民约定卫生轮值,3楼到6楼,每户人家负责一个月的电梯打扫。大家还商定,电瓶车不能进电梯,连廊里只能放绿植,不能放杂物……运行1年4个月来,这台电梯还像新的一样。  幸福时时更新。在西湖区,老旧小区的新一轮改造已经开始。宝石一路临近的体育场路523号,正在进行周边小广场改造、楼道粉刷、车棚改造、绿化提升、弱电上改下,预计10月中旬完工。  “老而不旧,相信我们的小区还会越来越好!”盛雪均说。周爱芬与孩子们在一起  20年两次“下乡”  只为教育的优质公平  书声朗朗。在位于双浦镇的周浦小学教学楼,50岁的周爱芬望着正在认真学习的孩子们,思绪回到了20年前……  1999年,随着城市区域的扩大和人口的增加,西湖区开启了名校集团化办学的序幕。8月,由求是浙大附小领办的竞舟小学,在当时还是“城乡结合部”的文新地区落地。时任学校副校长的周爱芬,和近10位骨干老师一起“下乡”了。  别看现在文新地区热闹繁华,20年前,那里是名副其实的农村。“到处是田埂和工地,公交车只开到翠苑,每天上班,下车后需要走路或者搭三轮才能到学校。”一位一起“下乡”的老师这样回忆。  万事开头难。名校领办新校,实际上是优质教育资源的延伸。如果新校办不好,不仅对学生、家长不公平,甚至连名校多年积累起来的声誉都会受到影响。当时,周爱芬身上的担子可谓不小。  “优质与公平,不仅仅是几个老师去新校区教书这么简单,而是事无巨细地解决各种问题。”周爱芬说,当时,新校与老校的差距巨大。“比如说,当时,新校区入学的孩子,几乎没有说普通话的习惯。长此以往,一定会影响语文成绩。”  对于名校领办新校的适应性问题,西湖区做了大量努力。比如,新校与老校采取统一标准、统一管理、统一评价;比如,名校领办新校保持一定节奏,绝不盲目快速扩张;更重要的,是从多方面入手,提高孩子们的综合能力。  周爱芬说,开办后,竞舟小学定下了从学习到生活习惯的多方面目标,根据教职人员的不同分工落实责任。学校还制定时间表,按期考评落实情况。比如,孩子们不习惯说普通话,竞舟小学的每个教职工,发现后必须马上纠正;又比如,鼓励孩子进行家务劳动,每天至少做一件家务,高年级孩子需要具备一定独自生活能力……  “老师们拼命努力,新校很快迎头赶上。”周爱芬说,竞舟小学创办仅两三年,无论是学生的学科成绩还是整体素质,都已与老校基本持平。而新校的进步,也能从它的“热度”看出来——竞舟小学从开办第一年就“招满”,迅速“年年爆表”,曾经的“新校”,已成了名副其实的“新名校”……周爱芬与孩子们在一起  时至2013年,周爱芬的生活又一次发生了变化。2月,已经设置独立法人的竞舟小学,与位于双浦的周浦小学结为“紧密型教育共同体”。时任竞舟小学校长的周爱芬,又一次“下乡”了。  就在这段时期,西湖区开启协调发展之路。2016年起,西湖区轰轰烈烈的“美丽西湖行动”揭开序幕,双浦、转塘、三墩等“农村”加速变样。教育作为生力军,前前后后十多对城乡学校“紧密型教育共同体”成立。它们实施委托管理,由名校校长任共同体组长,双方在办学理念、发展规划、制度章程、校园文化等方面深入协作,迅速提高当地教育水平。  “与第一次‘下乡’不同。这一次,周浦小学是一所拥有90年历史的学校,有一套自己的体系和文化传承。我所要做的,绝不是打破,而是引导。”巧的是,周爱芬就是原周浦乡人,周浦小学正是她的母校。深知家乡秉性的她,开始了新的努力——  双浦是书法之乡、篮球之乡。2015年以来,周浦小学克服困难配备2位专职书法老师,自编书法教材,每班每周都会开设一节书法课;学校常设班级篮球联赛、家校篮球赛,还有花式篮球表演队,今年,周浦小学男、女两支篮球队第一次包揽了西湖区小学生篮球赛冠军……  周浦小学本地教师多、年轻教师多。周爱芬牵头制定青年教师“新雁”培养计划,教龄10年内的青年教师,都能获得德育、教学、科研等方面的专职培训;学校还组织青年教师交流研讨,青年教师奔赴上海、南京、厦门等地进行送教交流,教学水平迅速提高……  “二十年,我的两次‘下乡’,为的是同一个目标;教育的优质、均衡。”周爱芬说,“每一个孩子,都有获得优质教育的权力。为教育奉献一切,我无怨无悔。”陈喆翔与老人们在一起  偶遇后的决定  养老是未来的方向  偶遇,可能是不经意的擦身,也可能是改变人生的重要决定。对于出生于1991年的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主任助理陈喆翔来说,他的经历属于后者。  陈喆翔是宁波余姚人。2010年底,来杭州走亲戚的他,爬上小和山拍照写生,误打误撞,走进了山脚的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。当时,福利中心准备给院子里的100多个老人拍新年照,却遇到了难题。  “交通太不方便了!”陈喆翔说,当时,他所处的留下,远远没有现在繁华。这家山坳里的养老院,门口更是没有一辆公交车。老人们出门去镇里拍照,不方便;请人来拍,经费紧张,怎么办?  陈喆翔主动揽下了这项任务。端起数码相机,他为每位老人拍起了照片。“我到现在还记得,老人们拍照时的笑容。”陈喆翔说,住福利院的老人,往往在家缺乏照料、缺乏交流,身体情况也不好。很多老人听不清,说话也不利索,他就一直比划。“老人弄明白了,笑了,一直点头,这样的场景,始终映在我的脑海里。”  一颗梦想的种子,就此埋下。2011年底,陈喆翔又一次来到这里,一年前拍的照片,已经拼成了爱情的形状,贴上了福利院最显眼处的白墙。让陈喆翔感动的是,一年过去,很多老人居然记得他。这一次,陈喆翔以志愿者的身份,待了整整一个月,帮老人们策划了新年团拜会;2013年,陈喆翔参加了西湖区的社区工作者考试,成了西湖区三墩镇的一名社工。  “可能是两次养老院之行,给我的触动太大了,我一直想去那里全职工作。”陈喆翔说,与很多同龄人不同,他爱和老人打交道。“我的爷爷和外公走得早,没能尽孝。我觉得,如果能有机会去养老院工作,也算是弥补我的遗憾吧!”  2016年,经工作调动,陈喆翔正式成为了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的一员。在这里,他经历了老人深夜突发疾病,工作人员进行紧急救治的揪心;也因为一次次交谈、一次次护理,为老人们带来快乐而快乐。陈喆翔的生命,和老人们紧紧联系在了一起。与此同时,西湖区养老事业的加速发展,他深深切切体会到了。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  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历经多次提升。  这里整体更新了空调设备,1.5匹的空调换成了2匹,老人们过冬不再冷;  这里增加了24小时实时查看系统,每层楼的护理员值班室里,都设置了大屏幕,可以看到福利院100多个点位的实时情况,防止老人走失;  这里启动了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二期工程,福利院的面积和床位数都将翻番。尤其是,新增380多张床位中,有280多张为护理床位。在这里,不仅能满足日常的食宿需求,更能受到悉心的陪护和照料。  而陈喆翔,则从一名普通工作人员,逐渐成长为福利中心的“全能手”。他每天凌晨开着福利院的面包车,赶往勾庄为老人们购买蔬菜和鱼虾,至今已坚持了上千天,菜的质量好不好,他一眼就能看出来;食宿、护理、维修、门岗……他亦参与了养老院全流程的管理工作。  “和我一起毕业的同龄人,有的去了网络公司,有的去了银行。像我这样在福利院工作的,真的很少很少。”陈喆翔笑着说,虽然收入不高,工作辛苦,但他从来不曾后悔。“因为这是一份事业,也是一份责任。”  让陈喆翔高兴的是,随着民生事业的不断推进,人们对“养老”的认识也在不断进步。在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,从最初的床位入住率不到10%,到如今已“一床难求”。不仅老人们不再觉得生活很“孤苦”,就连这里的工作人员,也从最早的“觉得没面子”,到引以为豪。  陈喆翔也听说过、参观过,西湖区范围内,开出多家高大上的社会化养老机构。此外,西湖区还积极推进互联网+养老,比如老年食堂实现了“刷脸就餐”功能,老人足不出户,在家就能享受养老服务。  “我女儿2岁了,妻子也是社区工作者,一家人都很支持我的工作。”陈喆翔说,对于“养老”,他会一直努力下去。“每个人都曾年轻过,每个人也都会老去。如果每个人都能关爱老人,这个社会才真正进步了。我始终相信,人人爱老、人人敬老会在我身边实现。”

70年西湖之“跃”④|“幸福西湖”普惠民生#标题分割# 宝石一路2号1幢1单元居民乘梯  浙江在线-杭州频道9月2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赵路通讯员高静玮张前静)  盼了多年的电梯装上了  幸福生活“时时更新”  开门、按键,电梯轿厢直达位于5楼的家,几乎没有噪音。  对于家住北山街道宝石社区,今年82岁的盛雪均来说,这台加装电梯,就是他与老伴共同的幸福。  “有了这台电梯,我们再也不用担心爬不动楼梯,想去哪,就去哪!”盛雪均说。  去年5月18日,这台位于宝石一路2号1幢1单元的电梯正式运行。这也是西湖区老小区首批成功加装的电梯之一。作为加梯“牵头人”,让盛雪均特别骄傲的是,从单元楼居民第一次开会商量,到电梯运行只用了4个月。  “在过去,这是不可想象的。”今年83岁,家住同一单元3楼的马正泉感慨。脚下这片土地,70年前还是一片田埂。茅草棚、泥瓦房、楼房……如今又拥有了现代化的电梯。“新的中国,带来新的生活!”宝石一路2号1幢1单元居民乘梯  宝石社区是典型的杭州市中心小区——老房子多,老人多。以宝石一路2号1幢1单元为例,户主全部为60岁以上老人,年龄最大的已经90多岁了。对于高层住户来说,上下楼成了他们最大的困难之一。加梯,居民们盼星星盼月亮,想了很多年。  去年1月17日,在社区的召集下,该单元居民开了第一次加装电梯协调会。“3天不到,包括1楼、2楼在内的所有住户签字同意加装,一个月确定了出资方案。”宝石社区居委会主任季冬华说,“居民意愿如此强烈,我们更应该全力助推。”  遇到问题,社区、街道随时协调;联合审批与线路迁改,西湖区开通加装电梯“绿色通道”,大大加速了流程。让盛雪均感动的是,为了电梯早点装上,所有人都在帮忙出力。  “去年3月,电梯施工前,单元楼门口的大树需要移植。我们的社区书记陈立敏,上午在现场协调,中午身体突然不舒服去了医院。下午,她一边挂盐水,一边还在打电话,帮忙联系挖掘机……”  “把居民的事,当成自己的事。”杭州全面启动老小区电梯加装后,这句话流传在西湖区的党员干部队伍中。今年以来,西湖区已成功加梯41台;截至目前,119台老小区电梯已成功加装,仅老小区密集的北山街道,就成功加装了28台。电梯使用公约  加梯成功后,后续维护也非常重要。西湖区出台运维指导方案,街道、社区根据自身情况制定电梯养护公约。在宝石一路2号1幢1单元,居民约定卫生轮值,3楼到6楼,每户人家负责一个月的电梯打扫。大家还商定,电瓶车不能进电梯,连廊里只能放绿植,不能放杂物……运行1年4个月来,这台电梯还像新的一样。  幸福时时更新。在西湖区,老旧小区的新一轮改造已经开始。宝石一路临近的体育场路523号,正在进行周边小广场改造、楼道粉刷、车棚改造、绿化提升、弱电上改下,预计10月中旬完工。  “老而不旧,相信我们的小区还会越来越好!”盛雪均说。周爱芬与孩子们在一起  20年两次“下乡”  只为教育的优质公平  书声朗朗。在位于双浦镇的周浦小学教学楼,50岁的周爱芬望着正在认真学习的孩子们,思绪回到了20年前……  1999年,随着城市区域的扩大和人口的增加,西湖区开启了名校集团化办学的序幕。8月,由求是浙大附小领办的竞舟小学,在当时还是“城乡结合部”的文新地区落地。时任学校副校长的周爱芬,和近10位骨干老师一起“下乡”了。  别看现在文新地区热闹繁华,20年前,那里是名副其实的农村。“到处是田埂和工地,公交车只开到翠苑,每天上班,下车后需要走路或者搭三轮才能到学校。”一位一起“下乡”的老师这样回忆。  万事开头难。名校领办新校,实际上是优质教育资源的延伸。如果新校办不好,不仅对学生、家长不公平,甚至连名校多年积累起来的声誉都会受到影响。当时,周爱芬身上的担子可谓不小。  “优质与公平,不仅仅是几个老师去新校区教书这么简单,而是事无巨细地解决各种问题。”周爱芬说,当时,新校与老校的差距巨大。“比如说,当时,新校区入学的孩子,几乎没有说普通话的习惯。长此以往,一定会影响语文成绩。”  对于名校领办新校的适应性问题,西湖区做了大量努力。比如,新校与老校采取统一标准、统一管理、统一评价;比如,名校领办新校保持一定节奏,绝不盲目快速扩张;更重要的,是从多方面入手,提高孩子们的综合能力。  周爱芬说,开办后,竞舟小学定下了从学习到生活习惯的多方面目标,根据教职人员的不同分工落实责任。学校还制定时间表,按期考评落实情况。比如,孩子们不习惯说普通话,竞舟小学的每个教职工,发现后必须马上纠正;又比如,鼓励孩子进行家务劳动,每天至少做一件家务,高年级孩子需要具备一定独自生活能力……  “老师们拼命努力,新校很快迎头赶上。”周爱芬说,竞舟小学创办仅两三年,无论是学生的学科成绩还是整体素质,都已与老校基本持平。而新校的进步,也能从它的“热度”看出来——竞舟小学从开办第一年就“招满”,迅速“年年爆表”,曾经的“新校”,已成了名副其实的“新名校”……周爱芬与孩子们在一起  时至2013年,周爱芬的生活又一次发生了变化。2月,已经设置独立法人的竞舟小学,与位于双浦的周浦小学结为“紧密型教育共同体”。时任竞舟小学校长的周爱芬,又一次“下乡”了。  就在这段时期,西湖区开启协调发展之路。2016年起,西湖区轰轰烈烈的“美丽西湖行动”揭开序幕,双浦、转塘、三墩等“农村”加速变样。教育作为生力军,前前后后十多对城乡学校“紧密型教育共同体”成立。它们实施委托管理,由名校校长任共同体组长,双方在办学理念、发展规划、制度章程、校园文化等方面深入协作,迅速提高当地教育水平。  “与第一次‘下乡’不同。这一次,周浦小学是一所拥有90年历史的学校,有一套自己的体系和文化传承。我所要做的,绝不是打破,而是引导。”巧的是,周爱芬就是原周浦乡人,周浦小学正是她的母校。深知家乡秉性的她,开始了新的努力——  双浦是书法之乡、篮球之乡。2015年以来,周浦小学克服困难配备2位专职书法老师,自编书法教材,每班每周都会开设一节书法课;学校常设班级篮球联赛、家校篮球赛,还有花式篮球表演队,今年,周浦小学男、女两支篮球队第一次包揽了西湖区小学生篮球赛冠军……  周浦小学本地教师多、年轻教师多。周爱芬牵头制定青年教师“新雁”培养计划,教龄10年内的青年教师,都能获得德育、教学、科研等方面的专职培训;学校还组织青年教师交流研讨,青年教师奔赴上海、南京、厦门等地进行送教交流,教学水平迅速提高……  “二十年,我的两次‘下乡’,为的是同一个目标;教育的优质、均衡。”周爱芬说,“每一个孩子,都有获得优质教育的权力。为教育奉献一切,我无怨无悔。”陈喆翔与老人们在一起  偶遇后的决定  养老是未来的方向  偶遇,可能是不经意的擦身,也可能是改变人生的重要决定。对于出生于1991年的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主任助理陈喆翔来说,他的经历属于后者。  陈喆翔是宁波余姚人。2010年底,来杭州走亲戚的他,爬上小和山拍照写生,误打误撞,走进了山脚的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。当时,福利中心准备给院子里的100多个老人拍新年照,却遇到了难题。  “交通太不方便了!”陈喆翔说,当时,他所处的留下,远远没有现在繁华。这家山坳里的养老院,门口更是没有一辆公交车。老人们出门去镇里拍照,不方便;请人来拍,经费紧张,怎么办?  陈喆翔主动揽下了这项任务。端起数码相机,他为每位老人拍起了照片。“我到现在还记得,老人们拍照时的笑容。”陈喆翔说,住福利院的老人,往往在家缺乏照料、缺乏交流,身体情况也不好。很多老人听不清,说话也不利索,他就一直比划。“老人弄明白了,笑了,一直点头,这样的场景,始终映在我的脑海里。”  一颗梦想的种子,就此埋下。2011年底,陈喆翔又一次来到这里,一年前拍的照片,已经拼成了爱情的形状,贴上了福利院最显眼处的白墙。让陈喆翔感动的是,一年过去,很多老人居然记得他。这一次,陈喆翔以志愿者的身份,待了整整一个月,帮老人们策划了新年团拜会;2013年,陈喆翔参加了西湖区的社区工作者考试,成了西湖区三墩镇的一名社工。  “可能是两次养老院之行,给我的触动太大了,我一直想去那里全职工作。”陈喆翔说,与很多同龄人不同,他爱和老人打交道。“我的爷爷和外公走得早,没能尽孝。我觉得,如果能有机会去养老院工作,也算是弥补我的遗憾吧!”  2016年,经工作调动,陈喆翔正式成为了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的一员。在这里,他经历了老人深夜突发疾病,工作人员进行紧急救治的揪心;也因为一次次交谈、一次次护理,为老人们带来快乐而快乐。陈喆翔的生命,和老人们紧紧联系在了一起。与此同时,西湖区养老事业的加速发展,他深深切切体会到了。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  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历经多次提升。  这里整体更新了空调设备,1.5匹的空调换成了2匹,老人们过冬不再冷;  这里增加了24小时实时查看系统,每层楼的护理员值班室里,都设置了大屏幕,可以看到福利院100多个点位的实时情况,防止老人走失;  这里启动了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二期工程,福利院的面积和床位数都将翻番。尤其是,新增380多张床位中,有280多张为护理床位。在这里,不仅能满足日常的食宿需求,更能受到悉心的陪护和照料。  而陈喆翔,则从一名普通工作人员,逐渐成长为福利中心的“全能手”。他每天凌晨开着福利院的面包车,赶往勾庄为老人们购买蔬菜和鱼虾,至今已坚持了上千天,菜的质量好不好,他一眼就能看出来;食宿、护理、维修、门岗……他亦参与了养老院全流程的管理工作。  “和我一起毕业的同龄人,有的去了网络公司,有的去了银行。像我这样在福利院工作的,真的很少很少。”陈喆翔笑着说,虽然收入不高,工作辛苦,但他从来不曾后悔。“因为这是一份事业,也是一份责任。”  让陈喆翔高兴的是,随着民生事业的不断推进,人们对“养老”的认识也在不断进步。在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,从最初的床位入住率不到10%,到如今已“一床难求”。不仅老人们不再觉得生活很“孤苦”,就连这里的工作人员,也从最早的“觉得没面子”,到引以为豪。  陈喆翔也听说过、参观过,西湖区范围内,开出多家高大上的社会化养老机构。此外,西湖区还积极推进互联网+养老,比如老年食堂实现了“刷脸就餐”功能,老人足不出户,在家就能享受养老服务。  “我女儿2岁了,妻子也是社区工作者,一家人都很支持我的工作。”陈喆翔说,对于“养老”,他会一直努力下去。“每个人都曾年轻过,每个人也都会老去。如果每个人都能关爱老人,这个社会才真正进步了。我始终相信,人人爱老、人人敬老会在我身边实现。”70年西湖之“跃”④|“幸福西湖”普惠民生#标题分割# 宝石一路2号1幢1单元居民乘梯  浙江在线-杭州频道9月2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赵路通讯员高静玮张前静)  盼了多年的电梯装上了  幸福生活“时时更新”  开门、按键,电梯轿厢直达位于5楼的家,几乎没有噪音。  对于家住北山街道宝石社区,今年82岁的盛雪均来说,这台加装电梯,就是他与老伴共同的幸福。  “有了这台电梯,我们再也不用担心爬不动楼梯,想去哪,就去哪!”盛雪均说。  去年5月18日,这台位于宝石一路2号1幢1单元的电梯正式运行。这也是西湖区老小区首批成功加装的电梯之一。作为加梯“牵头人”,让盛雪均特别骄傲的是,从单元楼居民第一次开会商量,到电梯运行只用了4个月。  “在过去,这是不可想象的。”今年83岁,家住同一单元3楼的马正泉感慨。脚下这片土地,70年前还是一片田埂。茅草棚、泥瓦房、楼房……如今又拥有了现代化的电梯。“新的中国,带来新的生活!”宝石一路2号1幢1单元居民乘梯  宝石社区是典型的杭州市中心小区——老房子多,老人多。以宝石一路2号1幢1单元为例,户主全部为60岁以上老人,年龄最大的已经90多岁了。对于高层住户来说,上下楼成了他们最大的困难之一。加梯,居民们盼星星盼月亮,想了很多年。  去年1月17日,在社区的召集下,该单元居民开了第一次加装电梯协调会。“3天不到,包括1楼、2楼在内的所有住户签字同意加装,一个月确定了出资方案。”宝石社区居委会主任季冬华说,“居民意愿如此强烈,我们更应该全力助推。”  遇到问题,社区、街道随时协调;联合审批与线路迁改,西湖区开通加装电梯“绿色通道”,大大加速了流程。让盛雪均感动的是,为了电梯早点装上,所有人都在帮忙出力。  “去年3月,电梯施工前,单元楼门口的大树需要移植。我们的社区书记陈立敏,上午在现场协调,中午身体突然不舒服去了医院。下午,她一边挂盐水,一边还在打电话,帮忙联系挖掘机……”  “把居民的事,当成自己的事。”杭州全面启动老小区电梯加装后,这句话流传在西湖区的党员干部队伍中。今年以来,西湖区已成功加梯41台;截至目前,119台老小区电梯已成功加装,仅老小区密集的北山街道,就成功加装了28台。电梯使用公约  加梯成功后,后续维护也非常重要。西湖区出台运维指导方案,街道、社区根据自身情况制定电梯养护公约。在宝石一路2号1幢1单元,居民约定卫生轮值,3楼到6楼,每户人家负责一个月的电梯打扫。大家还商定,电瓶车不能进电梯,连廊里只能放绿植,不能放杂物……运行1年4个月来,这台电梯还像新的一样。  幸福时时更新。在西湖区,老旧小区的新一轮改造已经开始。宝石一路临近的体育场路523号,正在进行周边小广场改造、楼道粉刷、车棚改造、绿化提升、弱电上改下,预计10月中旬完工。  “老而不旧,相信我们的小区还会越来越好!”盛雪均说。周爱芬与孩子们在一起  20年两次“下乡”  只为教育的优质公平  书声朗朗。在位于双浦镇的周浦小学教学楼,50岁的周爱芬望着正在认真学习的孩子们,思绪回到了20年前……  1999年,随着城市区域的扩大和人口的增加,西湖区开启了名校集团化办学的序幕。8月,由求是浙大附小领办的竞舟小学,在当时还是“城乡结合部”的文新地区落地。时任学校副校长的周爱芬,和近10位骨干老师一起“下乡”了。  别看现在文新地区热闹繁华,20年前,那里是名副其实的农村。“到处是田埂和工地,公交车只开到翠苑,每天上班,下车后需要走路或者搭三轮才能到学校。”一位一起“下乡”的老师这样回忆。  万事开头难。名校领办新校,实际上是优质教育资源的延伸。如果新校办不好,不仅对学生、家长不公平,甚至连名校多年积累起来的声誉都会受到影响。当时,周爱芬身上的担子可谓不小。  “优质与公平,不仅仅是几个老师去新校区教书这么简单,而是事无巨细地解决各种问题。”周爱芬说,当时,新校与老校的差距巨大。“比如说,当时,新校区入学的孩子,几乎没有说普通话的习惯。长此以往,一定会影响语文成绩。”  对于名校领办新校的适应性问题,西湖区做了大量努力。比如,新校与老校采取统一标准、统一管理、统一评价;比如,名校领办新校保持一定节奏,绝不盲目快速扩张;更重要的,是从多方面入手,提高孩子们的综合能力。  周爱芬说,开办后,竞舟小学定下了从学习到生活习惯的多方面目标,根据教职人员的不同分工落实责任。学校还制定时间表,按期考评落实情况。比如,孩子们不习惯说普通话,竞舟小学的每个教职工,发现后必须马上纠正;又比如,鼓励孩子进行家务劳动,每天至少做一件家务,高年级孩子需要具备一定独自生活能力……  “老师们拼命努力,新校很快迎头赶上。”周爱芬说,竞舟小学创办仅两三年,无论是学生的学科成绩还是整体素质,都已与老校基本持平。而新校的进步,也能从它的“热度”看出来——竞舟小学从开办第一年就“招满”,迅速“年年爆表”,曾经的“新校”,已成了名副其实的“新名校”……周爱芬与孩子们在一起  时至2013年,周爱芬的生活又一次发生了变化。2月,已经设置独立法人的竞舟小学,与位于双浦的周浦小学结为“紧密型教育共同体”。时任竞舟小学校长的周爱芬,又一次“下乡”了。  就在这段时期,西湖区开启协调发展之路。2016年起,西湖区轰轰烈烈的“美丽西湖行动”揭开序幕,双浦、转塘、三墩等“农村”加速变样。教育作为生力军,前前后后十多对城乡学校“紧密型教育共同体”成立。它们实施委托管理,由名校校长任共同体组长,双方在办学理念、发展规划、制度章程、校园文化等方面深入协作,迅速提高当地教育水平。  “与第一次‘下乡’不同。这一次,周浦小学是一所拥有90年历史的学校,有一套自己的体系和文化传承。我所要做的,绝不是打破,而是引导。”巧的是,周爱芬就是原周浦乡人,周浦小学正是她的母校。深知家乡秉性的她,开始了新的努力——  双浦是书法之乡、篮球之乡。2015年以来,周浦小学克服困难配备2位专职书法老师,自编书法教材,每班每周都会开设一节书法课;学校常设班级篮球联赛、家校篮球赛,还有花式篮球表演队,今年,周浦小学男、女两支篮球队第一次包揽了西湖区小学生篮球赛冠军……  周浦小学本地教师多、年轻教师多。周爱芬牵头制定青年教师“新雁”培养计划,教龄10年内的青年教师,都能获得德育、教学、科研等方面的专职培训;学校还组织青年教师交流研讨,青年教师奔赴上海、南京、厦门等地进行送教交流,教学水平迅速提高……  “二十年,我的两次‘下乡’,为的是同一个目标;教育的优质、均衡。”周爱芬说,“每一个孩子,都有获得优质教育的权力。为教育奉献一切,我无怨无悔。”陈喆翔与老人们在一起  偶遇后的决定  养老是未来的方向  偶遇,可能是不经意的擦身,也可能是改变人生的重要决定。对于出生于1991年的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主任助理陈喆翔来说,他的经历属于后者。  陈喆翔是宁波余姚人。2010年底,来杭州走亲戚的他,爬上小和山拍照写生,误打误撞,走进了山脚的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。当时,福利中心准备给院子里的100多个老人拍新年照,却遇到了难题。  “交通太不方便了!”陈喆翔说,当时,他所处的留下,远远没有现在繁华。这家山坳里的养老院,门口更是没有一辆公交车。老人们出门去镇里拍照,不方便;请人来拍,经费紧张,怎么办?  陈喆翔主动揽下了这项任务。端起数码相机,他为每位老人拍起了照片。“我到现在还记得,老人们拍照时的笑容。”陈喆翔说,住福利院的老人,往往在家缺乏照料、缺乏交流,身体情况也不好。很多老人听不清,说话也不利索,他就一直比划。“老人弄明白了,笑了,一直点头,这样的场景,始终映在我的脑海里。”  一颗梦想的种子,就此埋下。2011年底,陈喆翔又一次来到这里,一年前拍的照片,已经拼成了爱情的形状,贴上了福利院最显眼处的白墙。让陈喆翔感动的是,一年过去,很多老人居然记得他。这一次,陈喆翔以志愿者的身份,待了整整一个月,帮老人们策划了新年团拜会;2013年,陈喆翔参加了西湖区的社区工作者考试,成了西湖区三墩镇的一名社工。  “可能是两次养老院之行,给我的触动太大了,我一直想去那里全职工作。”陈喆翔说,与很多同龄人不同,他爱和老人打交道。“我的爷爷和外公走得早,没能尽孝。我觉得,如果能有机会去养老院工作,也算是弥补我的遗憾吧!”  2016年,经工作调动,陈喆翔正式成为了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的一员。在这里,他经历了老人深夜突发疾病,工作人员进行紧急救治的揪心;也因为一次次交谈、一次次护理,为老人们带来快乐而快乐。陈喆翔的生命,和老人们紧紧联系在了一起。与此同时,西湖区养老事业的加速发展,他深深切切体会到了。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  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历经多次提升。  这里整体更新了空调设备,1.5匹的空调换成了2匹,老人们过冬不再冷;  这里增加了24小时实时查看系统,每层楼的护理员值班室里,都设置了大屏幕,可以看到福利院100多个点位的实时情况,防止老人走失;  这里启动了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二期工程,福利院的面积和床位数都将翻番。尤其是,新增380多张床位中,有280多张为护理床位。在这里,不仅能满足日常的食宿需求,更能受到悉心的陪护和照料。  而陈喆翔,则从一名普通工作人员,逐渐成长为福利中心的“全能手”。他每天凌晨开着福利院的面包车,赶往勾庄为老人们购买蔬菜和鱼虾,至今已坚持了上千天,菜的质量好不好,他一眼就能看出来;食宿、护理、维修、门岗……他亦参与了养老院全流程的管理工作。  “和我一起毕业的同龄人,有的去了网络公司,有的去了银行。像我这样在福利院工作的,真的很少很少。”陈喆翔笑着说,虽然收入不高,工作辛苦,但他从来不曾后悔。“因为这是一份事业,也是一份责任。”  让陈喆翔高兴的是,随着民生事业的不断推进,人们对“养老”的认识也在不断进步。在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,从最初的床位入住率不到10%,到如今已“一床难求”。不仅老人们不再觉得生活很“孤苦”,就连这里的工作人员,也从最早的“觉得没面子”,到引以为豪。  陈喆翔也听说过、参观过,西湖区范围内,开出多家高大上的社会化养老机构。此外,西湖区还积极推进互联网+养老,比如老年食堂实现了“刷脸就餐”功能,老人足不出户,在家就能享受养老服务。  “我女儿2岁了,妻子也是社区工作者,一家人都很支持我的工作。”陈喆翔说,对于“养老”,他会一直努力下去。“每个人都曾年轻过,每个人也都会老去。如果每个人都能关爱老人,这个社会才真正进步了。我始终相信,人人爱老、人人敬老会在我身边实现。”70年西湖之“跃”④|“幸福西湖”普惠民生#标题分割# 宝石一路2号1幢1单元居民乘梯  浙江在线-杭州频道9月2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赵路通讯员高静玮张前静)  盼了多年的电梯装上了  幸福生活“时时更新”  开门、按键,电梯轿厢直达位于5楼的家,几乎没有噪音。  对于家住北山街道宝石社区,今年82岁的盛雪均来说,这台加装电梯,就是他与老伴共同的幸福。  “有了这台电梯,我们再也不用担心爬不动楼梯,想去哪,就去哪!”盛雪均说。  去年5月18日,这台位于宝石一路2号1幢1单元的电梯正式运行。这也是西湖区老小区首批成功加装的电梯之一。作为加梯“牵头人”,让盛雪均特别骄傲的是,从单元楼居民第一次开会商量,到电梯运行只用了4个月。  “在过去,这是不可想象的。”今年83岁,家住同一单元3楼的马正泉感慨。脚下这片土地,70年前还是一片田埂。茅草棚、泥瓦房、楼房……如今又拥有了现代化的电梯。“新的中国,带来新的生活!”宝石一路2号1幢1单元居民乘梯  宝石社区是典型的杭州市中心小区——老房子多,老人多。以宝石一路2号1幢1单元为例,户主全部为60岁以上老人,年龄最大的已经90多岁了。对于高层住户来说,上下楼成了他们最大的困难之一。加梯,居民们盼星星盼月亮,想了很多年。  去年1月17日,在社区的召集下,该单元居民开了第一次加装电梯协调会。“3天不到,包括1楼、2楼在内的所有住户签字同意加装,一个月确定了出资方案。”宝石社区居委会主任季冬华说,“居民意愿如此强烈,我们更应该全力助推。”  遇到问题,社区、街道随时协调;联合审批与线路迁改,西湖区开通加装电梯“绿色通道”,大大加速了流程。让盛雪均感动的是,为了电梯早点装上,所有人都在帮忙出力。  “去年3月,电梯施工前,单元楼门口的大树需要移植。我们的社区书记陈立敏,上午在现场协调,中午身体突然不舒服去了医院。下午,她一边挂盐水,一边还在打电话,帮忙联系挖掘机……”  “把居民的事,当成自己的事。”杭州全面启动老小区电梯加装后,这句话流传在西湖区的党员干部队伍中。今年以来,西湖区已成功加梯41台;截至目前,119台老小区电梯已成功加装,仅老小区密集的北山街道,就成功加装了28台。电梯使用公约  加梯成功后,后续维护也非常重要。西湖区出台运维指导方案,街道、社区根据自身情况制定电梯养护公约。在宝石一路2号1幢1单元,居民约定卫生轮值,3楼到6楼,每户人家负责一个月的电梯打扫。大家还商定,电瓶车不能进电梯,连廊里只能放绿植,不能放杂物……运行1年4个月来,这台电梯还像新的一样。  幸福时时更新。在西湖区,老旧小区的新一轮改造已经开始。宝石一路临近的体育场路523号,正在进行周边小广场改造、楼道粉刷、车棚改造、绿化提升、弱电上改下,预计10月中旬完工。  “老而不旧,相信我们的小区还会越来越好!”盛雪均说。周爱芬与孩子们在一起  20年两次“下乡”  只为教育的优质公平  书声朗朗。在位于双浦镇的周浦小学教学楼,50岁的周爱芬望着正在认真学习的孩子们,思绪回到了20年前……  1999年,随着城市区域的扩大和人口的增加,西湖区开启了名校集团化办学的序幕。8月,由求是浙大附小领办的竞舟小学,在当时还是“城乡结合部”的文新地区落地。时任学校副校长的周爱芬,和近10位骨干老师一起“下乡”了。  别看现在文新地区热闹繁华,20年前,那里是名副其实的农村。“到处是田埂和工地,公交车只开到翠苑,每天上班,下车后需要走路或者搭三轮才能到学校。”一位一起“下乡”的老师这样回忆。  万事开头难。名校领办新校,实际上是优质教育资源的延伸。如果新校办不好,不仅对学生、家长不公平,甚至连名校多年积累起来的声誉都会受到影响。当时,周爱芬身上的担子可谓不小。  “优质与公平,不仅仅是几个老师去新校区教书这么简单,而是事无巨细地解决各种问题。”周爱芬说,当时,新校与老校的差距巨大。“比如说,当时,新校区入学的孩子,几乎没有说普通话的习惯。长此以往,一定会影响语文成绩。”  对于名校领办新校的适应性问题,西湖区做了大量努力。比如,新校与老校采取统一标准、统一管理、统一评价;比如,名校领办新校保持一定节奏,绝不盲目快速扩张;更重要的,是从多方面入手,提高孩子们的综合能力。  周爱芬说,开办后,竞舟小学定下了从学习到生活习惯的多方面目标,根据教职人员的不同分工落实责任。学校还制定时间表,按期考评落实情况。比如,孩子们不习惯说普通话,竞舟小学的每个教职工,发现后必须马上纠正;又比如,鼓励孩子进行家务劳动,每天至少做一件家务,高年级孩子需要具备一定独自生活能力……  “老师们拼命努力,新校很快迎头赶上。”周爱芬说,竞舟小学创办仅两三年,无论是学生的学科成绩还是整体素质,都已与老校基本持平。而新校的进步,也能从它的“热度”看出来——竞舟小学从开办第一年就“招满”,迅速“年年爆表”,曾经的“新校”,已成了名副其实的“新名校”……周爱芬与孩子们在一起  时至2013年,周爱芬的生活又一次发生了变化。2月,已经设置独立法人的竞舟小学,与位于双浦的周浦小学结为“紧密型教育共同体”。时任竞舟小学校长的周爱芬,又一次“下乡”了。  就在这段时期,西湖区开启协调发展之路。2016年起,西湖区轰轰烈烈的“美丽西湖行动”揭开序幕,双浦、转塘、三墩等“农村”加速变样。教育作为生力军,前前后后十多对城乡学校“紧密型教育共同体”成立。它们实施委托管理,由名校校长任共同体组长,双方在办学理念、发展规划、制度章程、校园文化等方面深入协作,迅速提高当地教育水平。  “与第一次‘下乡’不同。这一次,周浦小学是一所拥有90年历史的学校,有一套自己的体系和文化传承。我所要做的,绝不是打破,而是引导。”巧的是,周爱芬就是原周浦乡人,周浦小学正是她的母校。深知家乡秉性的她,开始了新的努力——  双浦是书法之乡、篮球之乡。2015年以来,周浦小学克服困难配备2位专职书法老师,自编书法教材,每班每周都会开设一节书法课;学校常设班级篮球联赛、家校篮球赛,还有花式篮球表演队,今年,周浦小学男、女两支篮球队第一次包揽了西湖区小学生篮球赛冠军……  周浦小学本地教师多、年轻教师多。周爱芬牵头制定青年教师“新雁”培养计划,教龄10年内的青年教师,都能获得德育、教学、科研等方面的专职培训;学校还组织青年教师交流研讨,青年教师奔赴上海、南京、厦门等地进行送教交流,教学水平迅速提高……  “二十年,我的两次‘下乡’,为的是同一个目标;教育的优质、均衡。”周爱芬说,“每一个孩子,都有获得优质教育的权力。为教育奉献一切,我无怨无悔。”陈喆翔与老人们在一起  偶遇后的决定  养老是未来的方向  偶遇,可能是不经意的擦身,也可能是改变人生的重要决定。对于出生于1991年的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主任助理陈喆翔来说,他的经历属于后者。  陈喆翔是宁波余姚人。2010年底,来杭州走亲戚的他,爬上小和山拍照写生,误打误撞,走进了山脚的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。当时,福利中心准备给院子里的100多个老人拍新年照,却遇到了难题。  “交通太不方便了!”陈喆翔说,当时,他所处的留下,远远没有现在繁华。这家山坳里的养老院,门口更是没有一辆公交车。老人们出门去镇里拍照,不方便;请人来拍,经费紧张,怎么办?  陈喆翔主动揽下了这项任务。端起数码相机,他为每位老人拍起了照片。“我到现在还记得,老人们拍照时的笑容。”陈喆翔说,住福利院的老人,往往在家缺乏照料、缺乏交流,身体情况也不好。很多老人听不清,说话也不利索,他就一直比划。“老人弄明白了,笑了,一直点头,这样的场景,始终映在我的脑海里。”  一颗梦想的种子,就此埋下。2011年底,陈喆翔又一次来到这里,一年前拍的照片,已经拼成了爱情的形状,贴上了福利院最显眼处的白墙。让陈喆翔感动的是,一年过去,很多老人居然记得他。这一次,陈喆翔以志愿者的身份,待了整整一个月,帮老人们策划了新年团拜会;2013年,陈喆翔参加了西湖区的社区工作者考试,成了西湖区三墩镇的一名社工。  “可能是两次养老院之行,给我的触动太大了,我一直想去那里全职工作。”陈喆翔说,与很多同龄人不同,他爱和老人打交道。“我的爷爷和外公走得早,没能尽孝。我觉得,如果能有机会去养老院工作,也算是弥补我的遗憾吧!”  2016年,经工作调动,陈喆翔正式成为了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的一员。在这里,他经历了老人深夜突发疾病,工作人员进行紧急救治的揪心;也因为一次次交谈、一次次护理,为老人们带来快乐而快乐。陈喆翔的生命,和老人们紧紧联系在了一起。与此同时,西湖区养老事业的加速发展,他深深切切体会到了。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  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历经多次提升。  这里整体更新了空调设备,1.5匹的空调换成了2匹,老人们过冬不再冷;  这里增加了24小时实时查看系统,每层楼的护理员值班室里,都设置了大屏幕,可以看到福利院100多个点位的实时情况,防止老人走失;  这里启动了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二期工程,福利院的面积和床位数都将翻番。尤其是,新增380多张床位中,有280多张为护理床位。在这里,不仅能满足日常的食宿需求,更能受到悉心的陪护和照料。  而陈喆翔,则从一名普通工作人员,逐渐成长为福利中心的“全能手”。他每天凌晨开着福利院的面包车,赶往勾庄为老人们购买蔬菜和鱼虾,至今已坚持了上千天,菜的质量好不好,他一眼就能看出来;食宿、护理、维修、门岗……他亦参与了养老院全流程的管理工作。  “和我一起毕业的同龄人,有的去了网络公司,有的去了银行。像我这样在福利院工作的,真的很少很少。”陈喆翔笑着说,虽然收入不高,工作辛苦,但他从来不曾后悔。“因为这是一份事业,也是一份责任。”  让陈喆翔高兴的是,随着民生事业的不断推进,人们对“养老”的认识也在不断进步。在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,从最初的床位入住率不到10%,到如今已“一床难求”。不仅老人们不再觉得生活很“孤苦”,就连这里的工作人员,也从最早的“觉得没面子”,到引以为豪。  陈喆翔也听说过、参观过,西湖区范围内,开出多家高大上的社会化养老机构。此外,西湖区还积极推进互联网+养老,比如老年食堂实现了“刷脸就餐”功能,老人足不出户,在家就能享受养老服务。  “我女儿2岁了,妻子也是社区工作者,一家人都很支持我的工作。”陈喆翔说,对于“养老”,他会一直努力下去。“每个人都曾年轻过,每个人也都会老去。如果每个人都能关爱老人,这个社会才真正进步了。我始终相信,人人爱老、人人敬老会在我身边实现。”70年西湖之“跃”④|“幸福西湖”普惠民生#标题分割# 宝石一路2号1幢1单元居民乘梯  浙江在线-杭州频道9月2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赵路通讯员高静玮张前静)  盼了多年的电梯装上了  幸福生活“时时更新”  开门、按键,电梯轿厢直达位于5楼的家,几乎没有噪音。  对于家住北山街道宝石社区,今年82岁的盛雪均来说,这台加装电梯,就是他与老伴共同的幸福。  “有了这台电梯,我们再也不用担心爬不动楼梯,想去哪,就去哪!”盛雪均说。  去年5月18日,这台位于宝石一路2号1幢1单元的电梯正式运行。这也是西湖区老小区首批成功加装的电梯之一。作为加梯“牵头人”,让盛雪均特别骄傲的是,从单元楼居民第一次开会商量,到电梯运行只用了4个月。  “在过去,这是不可想象的。”今年83岁,家住同一单元3楼的马正泉感慨。脚下这片土地,70年前还是一片田埂。茅草棚、泥瓦房、楼房……如今又拥有了现代化的电梯。“新的中国,带来新的生活!”宝石一路2号1幢1单元居民乘梯  宝石社区是典型的杭州市中心小区——老房子多,老人多。以宝石一路2号1幢1单元为例,户主全部为60岁以上老人,年龄最大的已经90多岁了。对于高层住户来说,上下楼成了他们最大的困难之一。加梯,居民们盼星星盼月亮,想了很多年。  去年1月17日,在社区的召集下,该单元居民开了第一次加装电梯协调会。“3天不到,包括1楼、2楼在内的所有住户签字同意加装,一个月确定了出资方案。”宝石社区居委会主任季冬华说,“居民意愿如此强烈,我们更应该全力助推。”  遇到问题,社区、街道随时协调;联合审批与线路迁改,西湖区开通加装电梯“绿色通道”,大大加速了流程。让盛雪均感动的是,为了电梯早点装上,所有人都在帮忙出力。  “去年3月,电梯施工前,单元楼门口的大树需要移植。我们的社区书记陈立敏,上午在现场协调,中午身体突然不舒服去了医院。下午,她一边挂盐水,一边还在打电话,帮忙联系挖掘机……”  “把居民的事,当成自己的事。”杭州全面启动老小区电梯加装后,这句话流传在西湖区的党员干部队伍中。今年以来,西湖区已成功加梯41台;截至目前,119台老小区电梯已成功加装,仅老小区密集的北山街道,就成功加装了28台。电梯使用公约  加梯成功后,后续维护也非常重要。西湖区出台运维指导方案,街道、社区根据自身情况制定电梯养护公约。在宝石一路2号1幢1单元,居民约定卫生轮值,3楼到6楼,每户人家负责一个月的电梯打扫。大家还商定,电瓶车不能进电梯,连廊里只能放绿植,不能放杂物……运行1年4个月来,这台电梯还像新的一样。  幸福时时更新。在西湖区,老旧小区的新一轮改造已经开始。宝石一路临近的体育场路523号,正在进行周边小广场改造、楼道粉刷、车棚改造、绿化提升、弱电上改下,预计10月中旬完工。  “老而不旧,相信我们的小区还会越来越好!”盛雪均说。周爱芬与孩子们在一起  20年两次“下乡”  只为教育的优质公平  书声朗朗。在位于双浦镇的周浦小学教学楼,50岁的周爱芬望着正在认真学习的孩子们,思绪回到了20年前……  1999年,随着城市区域的扩大和人口的增加,西湖区开启了名校集团化办学的序幕。8月,由求是浙大附小领办的竞舟小学,在当时还是“城乡结合部”的文新地区落地。时任学校副校长的周爱芬,和近10位骨干老师一起“下乡”了。  别看现在文新地区热闹繁华,20年前,那里是名副其实的农村。“到处是田埂和工地,公交车只开到翠苑,每天上班,下车后需要走路或者搭三轮才能到学校。”一位一起“下乡”的老师这样回忆。  万事开头难。名校领办新校,实际上是优质教育资源的延伸。如果新校办不好,不仅对学生、家长不公平,甚至连名校多年积累起来的声誉都会受到影响。当时,周爱芬身上的担子可谓不小。  “优质与公平,不仅仅是几个老师去新校区教书这么简单,而是事无巨细地解决各种问题。”周爱芬说,当时,新校与老校的差距巨大。“比如说,当时,新校区入学的孩子,几乎没有说普通话的习惯。长此以往,一定会影响语文成绩。”  对于名校领办新校的适应性问题,西湖区做了大量努力。比如,新校与老校采取统一标准、统一管理、统一评价;比如,名校领办新校保持一定节奏,绝不盲目快速扩张;更重要的,是从多方面入手,提高孩子们的综合能力。  周爱芬说,开办后,竞舟小学定下了从学习到生活习惯的多方面目标,根据教职人员的不同分工落实责任。学校还制定时间表,按期考评落实情况。比如,孩子们不习惯说普通话,竞舟小学的每个教职工,发现后必须马上纠正;又比如,鼓励孩子进行家务劳动,每天至少做一件家务,高年级孩子需要具备一定独自生活能力……  “老师们拼命努力,新校很快迎头赶上。”周爱芬说,竞舟小学创办仅两三年,无论是学生的学科成绩还是整体素质,都已与老校基本持平。而新校的进步,也能从它的“热度”看出来——竞舟小学从开办第一年就“招满”,迅速“年年爆表”,曾经的“新校”,已成了名副其实的“新名校”……周爱芬与孩子们在一起  时至2013年,周爱芬的生活又一次发生了变化。2月,已经设置独立法人的竞舟小学,与位于双浦的周浦小学结为“紧密型教育共同体”。时任竞舟小学校长的周爱芬,又一次“下乡”了。  就在这段时期,西湖区开启协调发展之路。2016年起,西湖区轰轰烈烈的“美丽西湖行动”揭开序幕,双浦、转塘、三墩等“农村”加速变样。教育作为生力军,前前后后十多对城乡学校“紧密型教育共同体”成立。它们实施委托管理,由名校校长任共同体组长,双方在办学理念、发展规划、制度章程、校园文化等方面深入协作,迅速提高当地教育水平。  “与第一次‘下乡’不同。这一次,周浦小学是一所拥有90年历史的学校,有一套自己的体系和文化传承。我所要做的,绝不是打破,而是引导。”巧的是,周爱芬就是原周浦乡人,周浦小学正是她的母校。深知家乡秉性的她,开始了新的努力——  双浦是书法之乡、篮球之乡。2015年以来,周浦小学克服困难配备2位专职书法老师,自编书法教材,每班每周都会开设一节书法课;学校常设班级篮球联赛、家校篮球赛,还有花式篮球表演队,今年,周浦小学男、女两支篮球队第一次包揽了西湖区小学生篮球赛冠军……  周浦小学本地教师多、年轻教师多。周爱芬牵头制定青年教师“新雁”培养计划,教龄10年内的青年教师,都能获得德育、教学、科研等方面的专职培训;学校还组织青年教师交流研讨,青年教师奔赴上海、南京、厦门等地进行送教交流,教学水平迅速提高……  “二十年,我的两次‘下乡’,为的是同一个目标;教育的优质、均衡。”周爱芬说,“每一个孩子,都有获得优质教育的权力。为教育奉献一切,我无怨无悔。”陈喆翔与老人们在一起  偶遇后的决定  养老是未来的方向  偶遇,可能是不经意的擦身,也可能是改变人生的重要决定。对于出生于1991年的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主任助理陈喆翔来说,他的经历属于后者。  陈喆翔是宁波余姚人。2010年底,来杭州走亲戚的他,爬上小和山拍照写生,误打误撞,走进了山脚的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。当时,福利中心准备给院子里的100多个老人拍新年照,却遇到了难题。  “交通太不方便了!”陈喆翔说,当时,他所处的留下,远远没有现在繁华。这家山坳里的养老院,门口更是没有一辆公交车。老人们出门去镇里拍照,不方便;请人来拍,经费紧张,怎么办?  陈喆翔主动揽下了这项任务。端起数码相机,他为每位老人拍起了照片。“我到现在还记得,老人们拍照时的笑容。”陈喆翔说,住福利院的老人,往往在家缺乏照料、缺乏交流,身体情况也不好。很多老人听不清,说话也不利索,他就一直比划。“老人弄明白了,笑了,一直点头,这样的场景,始终映在我的脑海里。”  一颗梦想的种子,就此埋下。2011年底,陈喆翔又一次来到这里,一年前拍的照片,已经拼成了爱情的形状,贴上了福利院最显眼处的白墙。让陈喆翔感动的是,一年过去,很多老人居然记得他。这一次,陈喆翔以志愿者的身份,待了整整一个月,帮老人们策划了新年团拜会;2013年,陈喆翔参加了西湖区的社区工作者考试,成了西湖区三墩镇的一名社工。  “可能是两次养老院之行,给我的触动太大了,我一直想去那里全职工作。”陈喆翔说,与很多同龄人不同,他爱和老人打交道。“我的爷爷和外公走得早,没能尽孝。我觉得,如果能有机会去养老院工作,也算是弥补我的遗憾吧!”  2016年,经工作调动,陈喆翔正式成为了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的一员。在这里,他经历了老人深夜突发疾病,工作人员进行紧急救治的揪心;也因为一次次交谈、一次次护理,为老人们带来快乐而快乐。陈喆翔的生命,和老人们紧紧联系在了一起。与此同时,西湖区养老事业的加速发展,他深深切切体会到了。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  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历经多次提升。  这里整体更新了空调设备,1.5匹的空调换成了2匹,老人们过冬不再冷;  这里增加了24小时实时查看系统,每层楼的护理员值班室里,都设置了大屏幕,可以看到福利院100多个点位的实时情况,防止老人走失;  这里启动了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二期工程,福利院的面积和床位数都将翻番。尤其是,新增380多张床位中,有280多张为护理床位。在这里,不仅能满足日常的食宿需求,更能受到悉心的陪护和照料。  而陈喆翔,则从一名普通工作人员,逐渐成长为福利中心的“全能手”。他每天凌晨开着福利院的面包车,赶往勾庄为老人们购买蔬菜和鱼虾,至今已坚持了上千天,菜的质量好不好,他一眼就能看出来;食宿、护理、维修、门岗……他亦参与了养老院全流程的管理工作。  “和我一起毕业的同龄人,有的去了网络公司,有的去了银行。像我这样在福利院工作的,真的很少很少。”陈喆翔笑着说,虽然收入不高,工作辛苦,但他从来不曾后悔。“因为这是一份事业,也是一份责任。”  让陈喆翔高兴的是,随着民生事业的不断推进,人们对“养老”的认识也在不断进步。在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,从最初的床位入住率不到10%,到如今已“一床难求”。不仅老人们不再觉得生活很“孤苦”,就连这里的工作人员,也从最早的“觉得没面子”,到引以为豪。  陈喆翔也听说过、参观过,西湖区范围内,开出多家高大上的社会化养老机构。此外,西湖区还积极推进互联网+养老,比如老年食堂实现了“刷脸就餐”功能,老人足不出户,在家就能享受养老服务。  “我女儿2岁了,妻子也是社区工作者,一家人都很支持我的工作。”陈喆翔说,对于“养老”,他会一直努力下去。“每个人都曾年轻过,每个人也都会老去。如果每个人都能关爱老人,这个社会才真正进步了。我始终相信,人人爱老、人人敬老会在我身边实现。”

70年西湖之“跃”④|“幸福西湖”普惠民生#标题分割# 宝石一路2号1幢1单元居民乘梯  浙江在线-杭州频道9月2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赵路通讯员高静玮张前静)  盼了多年的电梯装上了  幸福生活“时时更新”  开门、按键,电梯轿厢直达位于5楼的家,几乎没有噪音。  对于家住北山街道宝石社区,今年82岁的盛雪均来说,这台加装电梯,就是他与老伴共同的幸福。  “有了这台电梯,我们再也不用担心爬不动楼梯,想去哪,就去哪!”盛雪均说。  去年5月18日,这台位于宝石一路2号1幢1单元的电梯正式运行。这也是西湖区老小区首批成功加装的电梯之一。作为加梯“牵头人”,让盛雪均特别骄傲的是,从单元楼居民第一次开会商量,到电梯运行只用了4个月。  “在过去,这是不可想象的。”今年83岁,家住同一单元3楼的马正泉感慨。脚下这片土地,70年前还是一片田埂。茅草棚、泥瓦房、楼房……如今又拥有了现代化的电梯。“新的中国,带来新的生活!”宝石一路2号1幢1单元居民乘梯  宝石社区是典型的杭州市中心小区——老房子多,老人多。以宝石一路2号1幢1单元为例,户主全部为60岁以上老人,年龄最大的已经90多岁了。对于高层住户来说,上下楼成了他们最大的困难之一。加梯,居民们盼星星盼月亮,想了很多年。  去年1月17日,在社区的召集下,该单元居民开了第一次加装电梯协调会。“3天不到,包括1楼、2楼在内的所有住户签字同意加装,一个月确定了出资方案。”宝石社区居委会主任季冬华说,“居民意愿如此强烈,我们更应该全力助推。”  遇到问题,社区、街道随时协调;联合审批与线路迁改,西湖区开通加装电梯“绿色通道”,大大加速了流程。让盛雪均感动的是,为了电梯早点装上,所有人都在帮忙出力。  “去年3月,电梯施工前,单元楼门口的大树需要移植。我们的社区书记陈立敏,上午在现场协调,中午身体突然不舒服去了医院。下午,她一边挂盐水,一边还在打电话,帮忙联系挖掘机……”  “把居民的事,当成自己的事。”杭州全面启动老小区电梯加装后,这句话流传在西湖区的党员干部队伍中。今年以来,西湖区已成功加梯41台;截至目前,119台老小区电梯已成功加装,仅老小区密集的北山街道,就成功加装了28台。电梯使用公约  加梯成功后,后续维护也非常重要。西湖区出台运维指导方案,街道、社区根据自身情况制定电梯养护公约。在宝石一路2号1幢1单元,居民约定卫生轮值,3楼到6楼,每户人家负责一个月的电梯打扫。大家还商定,电瓶车不能进电梯,连廊里只能放绿植,不能放杂物……运行1年4个月来,这台电梯还像新的一样。  幸福时时更新。在西湖区,老旧小区的新一轮改造已经开始。宝石一路临近的体育场路523号,正在进行周边小广场改造、楼道粉刷、车棚改造、绿化提升、弱电上改下,预计10月中旬完工。  “老而不旧,相信我们的小区还会越来越好!”盛雪均说。周爱芬与孩子们在一起  20年两次“下乡”  只为教育的优质公平  书声朗朗。在位于双浦镇的周浦小学教学楼,50岁的周爱芬望着正在认真学习的孩子们,思绪回到了20年前……  1999年,随着城市区域的扩大和人口的增加,西湖区开启了名校集团化办学的序幕。8月,由求是浙大附小领办的竞舟小学,在当时还是“城乡结合部”的文新地区落地。时任学校副校长的周爱芬,和近10位骨干老师一起“下乡”了。  别看现在文新地区热闹繁华,20年前,那里是名副其实的农村。“到处是田埂和工地,公交车只开到翠苑,每天上班,下车后需要走路或者搭三轮才能到学校。”一位一起“下乡”的老师这样回忆。  万事开头难。名校领办新校,实际上是优质教育资源的延伸。如果新校办不好,不仅对学生、家长不公平,甚至连名校多年积累起来的声誉都会受到影响。当时,周爱芬身上的担子可谓不小。  “优质与公平,不仅仅是几个老师去新校区教书这么简单,而是事无巨细地解决各种问题。”周爱芬说,当时,新校与老校的差距巨大。“比如说,当时,新校区入学的孩子,几乎没有说普通话的习惯。长此以往,一定会影响语文成绩。”  对于名校领办新校的适应性问题,西湖区做了大量努力。比如,新校与老校采取统一标准、统一管理、统一评价;比如,名校领办新校保持一定节奏,绝不盲目快速扩张;更重要的,是从多方面入手,提高孩子们的综合能力。  周爱芬说,开办后,竞舟小学定下了从学习到生活习惯的多方面目标,根据教职人员的不同分工落实责任。学校还制定时间表,按期考评落实情况。比如,孩子们不习惯说普通话,竞舟小学的每个教职工,发现后必须马上纠正;又比如,鼓励孩子进行家务劳动,每天至少做一件家务,高年级孩子需要具备一定独自生活能力……  “老师们拼命努力,新校很快迎头赶上。”周爱芬说,竞舟小学创办仅两三年,无论是学生的学科成绩还是整体素质,都已与老校基本持平。而新校的进步,也能从它的“热度”看出来——竞舟小学从开办第一年就“招满”,迅速“年年爆表”,曾经的“新校”,已成了名副其实的“新名校”……周爱芬与孩子们在一起  时至2013年,周爱芬的生活又一次发生了变化。2月,已经设置独立法人的竞舟小学,与位于双浦的周浦小学结为“紧密型教育共同体”。时任竞舟小学校长的周爱芬,又一次“下乡”了。  就在这段时期,西湖区开启协调发展之路。2016年起,西湖区轰轰烈烈的“美丽西湖行动”揭开序幕,双浦、转塘、三墩等“农村”加速变样。教育作为生力军,前前后后十多对城乡学校“紧密型教育共同体”成立。它们实施委托管理,由名校校长任共同体组长,双方在办学理念、发展规划、制度章程、校园文化等方面深入协作,迅速提高当地教育水平。  “与第一次‘下乡’不同。这一次,周浦小学是一所拥有90年历史的学校,有一套自己的体系和文化传承。我所要做的,绝不是打破,而是引导。”巧的是,周爱芬就是原周浦乡人,周浦小学正是她的母校。深知家乡秉性的她,开始了新的努力——  双浦是书法之乡、篮球之乡。2015年以来,周浦小学克服困难配备2位专职书法老师,自编书法教材,每班每周都会开设一节书法课;学校常设班级篮球联赛、家校篮球赛,还有花式篮球表演队,今年,周浦小学男、女两支篮球队第一次包揽了西湖区小学生篮球赛冠军……  周浦小学本地教师多、年轻教师多。周爱芬牵头制定青年教师“新雁”培养计划,教龄10年内的青年教师,都能获得德育、教学、科研等方面的专职培训;学校还组织青年教师交流研讨,青年教师奔赴上海、南京、厦门等地进行送教交流,教学水平迅速提高……  “二十年,我的两次‘下乡’,为的是同一个目标;教育的优质、均衡。”周爱芬说,“每一个孩子,都有获得优质教育的权力。为教育奉献一切,我无怨无悔。”陈喆翔与老人们在一起  偶遇后的决定  养老是未来的方向  偶遇,可能是不经意的擦身,也可能是改变人生的重要决定。对于出生于1991年的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主任助理陈喆翔来说,他的经历属于后者。  陈喆翔是宁波余姚人。2010年底,来杭州走亲戚的他,爬上小和山拍照写生,误打误撞,走进了山脚的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。当时,福利中心准备给院子里的100多个老人拍新年照,却遇到了难题。  “交通太不方便了!”陈喆翔说,当时,他所处的留下,远远没有现在繁华。这家山坳里的养老院,门口更是没有一辆公交车。老人们出门去镇里拍照,不方便;请人来拍,经费紧张,怎么办?  陈喆翔主动揽下了这项任务。端起数码相机,他为每位老人拍起了照片。“我到现在还记得,老人们拍照时的笑容。”陈喆翔说,住福利院的老人,往往在家缺乏照料、缺乏交流,身体情况也不好。很多老人听不清,说话也不利索,他就一直比划。“老人弄明白了,笑了,一直点头,这样的场景,始终映在我的脑海里。”  一颗梦想的种子,就此埋下。2011年底,陈喆翔又一次来到这里,一年前拍的照片,已经拼成了爱情的形状,贴上了福利院最显眼处的白墙。让陈喆翔感动的是,一年过去,很多老人居然记得他。这一次,陈喆翔以志愿者的身份,待了整整一个月,帮老人们策划了新年团拜会;2013年,陈喆翔参加了西湖区的社区工作者考试,成了西湖区三墩镇的一名社工。  “可能是两次养老院之行,给我的触动太大了,我一直想去那里全职工作。”陈喆翔说,与很多同龄人不同,他爱和老人打交道。“我的爷爷和外公走得早,没能尽孝。我觉得,如果能有机会去养老院工作,也算是弥补我的遗憾吧!”  2016年,经工作调动,陈喆翔正式成为了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的一员。在这里,他经历了老人深夜突发疾病,工作人员进行紧急救治的揪心;也因为一次次交谈、一次次护理,为老人们带来快乐而快乐。陈喆翔的生命,和老人们紧紧联系在了一起。与此同时,西湖区养老事业的加速发展,他深深切切体会到了。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  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历经多次提升。  这里整体更新了空调设备,1.5匹的空调换成了2匹,老人们过冬不再冷;  这里增加了24小时实时查看系统,每层楼的护理员值班室里,都设置了大屏幕,可以看到福利院100多个点位的实时情况,防止老人走失;  这里启动了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二期工程,福利院的面积和床位数都将翻番。尤其是,新增380多张床位中,有280多张为护理床位。在这里,不仅能满足日常的食宿需求,更能受到悉心的陪护和照料。  而陈喆翔,则从一名普通工作人员,逐渐成长为福利中心的“全能手”。他每天凌晨开着福利院的面包车,赶往勾庄为老人们购买蔬菜和鱼虾,至今已坚持了上千天,菜的质量好不好,他一眼就能看出来;食宿、护理、维修、门岗……他亦参与了养老院全流程的管理工作。  “和我一起毕业的同龄人,有的去了网络公司,有的去了银行。像我这样在福利院工作的,真的很少很少。”陈喆翔笑着说,虽然收入不高,工作辛苦,但他从来不曾后悔。“因为这是一份事业,也是一份责任。”  让陈喆翔高兴的是,随着民生事业的不断推进,人们对“养老”的认识也在不断进步。在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,从最初的床位入住率不到10%,到如今已“一床难求”。不仅老人们不再觉得生活很“孤苦”,就连这里的工作人员,也从最早的“觉得没面子”,到引以为豪。  陈喆翔也听说过、参观过,西湖区范围内,开出多家高大上的社会化养老机构。此外,西湖区还积极推进互联网+养老,比如老年食堂实现了“刷脸就餐”功能,老人足不出户,在家就能享受养老服务。  “我女儿2岁了,妻子也是社区工作者,一家人都很支持我的工作。”陈喆翔说,对于“养老”,他会一直努力下去。“每个人都曾年轻过,每个人也都会老去。如果每个人都能关爱老人,这个社会才真正进步了。我始终相信,人人爱老、人人敬老会在我身边实现。”70年西湖之“跃”④|“幸福西湖”普惠民生#标题分割# 宝石一路2号1幢1单元居民乘梯  浙江在线-杭州频道9月2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赵路通讯员高静玮张前静)  盼了多年的电梯装上了  幸福生活“时时更新”  开门、按键,电梯轿厢直达位于5楼的家,几乎没有噪音。  对于家住北山街道宝石社区,今年82岁的盛雪均来说,这台加装电梯,就是他与老伴共同的幸福。  “有了这台电梯,我们再也不用担心爬不动楼梯,想去哪,就去哪!”盛雪均说。  去年5月18日,这台位于宝石一路2号1幢1单元的电梯正式运行。这也是西湖区老小区首批成功加装的电梯之一。作为加梯“牵头人”,让盛雪均特别骄傲的是,从单元楼居民第一次开会商量,到电梯运行只用了4个月。  “在过去,这是不可想象的。”今年83岁,家住同一单元3楼的马正泉感慨。脚下这片土地,70年前还是一片田埂。茅草棚、泥瓦房、楼房……如今又拥有了现代化的电梯。“新的中国,带来新的生活!”宝石一路2号1幢1单元居民乘梯  宝石社区是典型的杭州市中心小区——老房子多,老人多。以宝石一路2号1幢1单元为例,户主全部为60岁以上老人,年龄最大的已经90多岁了。对于高层住户来说,上下楼成了他们最大的困难之一。加梯,居民们盼星星盼月亮,想了很多年。  去年1月17日,在社区的召集下,该单元居民开了第一次加装电梯协调会。“3天不到,包括1楼、2楼在内的所有住户签字同意加装,一个月确定了出资方案。”宝石社区居委会主任季冬华说,“居民意愿如此强烈,我们更应该全力助推。”  遇到问题,社区、街道随时协调;联合审批与线路迁改,西湖区开通加装电梯“绿色通道”,大大加速了流程。让盛雪均感动的是,为了电梯早点装上,所有人都在帮忙出力。  “去年3月,电梯施工前,单元楼门口的大树需要移植。我们的社区书记陈立敏,上午在现场协调,中午身体突然不舒服去了医院。下午,她一边挂盐水,一边还在打电话,帮忙联系挖掘机……”  “把居民的事,当成自己的事。”杭州全面启动老小区电梯加装后,这句话流传在西湖区的党员干部队伍中。今年以来,西湖区已成功加梯41台;截至目前,119台老小区电梯已成功加装,仅老小区密集的北山街道,就成功加装了28台。电梯使用公约  加梯成功后,后续维护也非常重要。西湖区出台运维指导方案,街道、社区根据自身情况制定电梯养护公约。在宝石一路2号1幢1单元,居民约定卫生轮值,3楼到6楼,每户人家负责一个月的电梯打扫。大家还商定,电瓶车不能进电梯,连廊里只能放绿植,不能放杂物……运行1年4个月来,这台电梯还像新的一样。  幸福时时更新。在西湖区,老旧小区的新一轮改造已经开始。宝石一路临近的体育场路523号,正在进行周边小广场改造、楼道粉刷、车棚改造、绿化提升、弱电上改下,预计10月中旬完工。  “老而不旧,相信我们的小区还会越来越好!”盛雪均说。周爱芬与孩子们在一起  20年两次“下乡”  只为教育的优质公平  书声朗朗。在位于双浦镇的周浦小学教学楼,50岁的周爱芬望着正在认真学习的孩子们,思绪回到了20年前……  1999年,随着城市区域的扩大和人口的增加,西湖区开启了名校集团化办学的序幕。8月,由求是浙大附小领办的竞舟小学,在当时还是“城乡结合部”的文新地区落地。时任学校副校长的周爱芬,和近10位骨干老师一起“下乡”了。  别看现在文新地区热闹繁华,20年前,那里是名副其实的农村。“到处是田埂和工地,公交车只开到翠苑,每天上班,下车后需要走路或者搭三轮才能到学校。”一位一起“下乡”的老师这样回忆。  万事开头难。名校领办新校,实际上是优质教育资源的延伸。如果新校办不好,不仅对学生、家长不公平,甚至连名校多年积累起来的声誉都会受到影响。当时,周爱芬身上的担子可谓不小。  “优质与公平,不仅仅是几个老师去新校区教书这么简单,而是事无巨细地解决各种问题。”周爱芬说,当时,新校与老校的差距巨大。“比如说,当时,新校区入学的孩子,几乎没有说普通话的习惯。长此以往,一定会影响语文成绩。”  对于名校领办新校的适应性问题,西湖区做了大量努力。比如,新校与老校采取统一标准、统一管理、统一评价;比如,名校领办新校保持一定节奏,绝不盲目快速扩张;更重要的,是从多方面入手,提高孩子们的综合能力。  周爱芬说,开办后,竞舟小学定下了从学习到生活习惯的多方面目标,根据教职人员的不同分工落实责任。学校还制定时间表,按期考评落实情况。比如,孩子们不习惯说普通话,竞舟小学的每个教职工,发现后必须马上纠正;又比如,鼓励孩子进行家务劳动,每天至少做一件家务,高年级孩子需要具备一定独自生活能力……  “老师们拼命努力,新校很快迎头赶上。”周爱芬说,竞舟小学创办仅两三年,无论是学生的学科成绩还是整体素质,都已与老校基本持平。而新校的进步,也能从它的“热度”看出来——竞舟小学从开办第一年就“招满”,迅速“年年爆表”,曾经的“新校”,已成了名副其实的“新名校”……周爱芬与孩子们在一起  时至2013年,周爱芬的生活又一次发生了变化。2月,已经设置独立法人的竞舟小学,与位于双浦的周浦小学结为“紧密型教育共同体”。时任竞舟小学校长的周爱芬,又一次“下乡”了。  就在这段时期,西湖区开启协调发展之路。2016年起,西湖区轰轰烈烈的“美丽西湖行动”揭开序幕,双浦、转塘、三墩等“农村”加速变样。教育作为生力军,前前后后十多对城乡学校“紧密型教育共同体”成立。它们实施委托管理,由名校校长任共同体组长,双方在办学理念、发展规划、制度章程、校园文化等方面深入协作,迅速提高当地教育水平。  “与第一次‘下乡’不同。这一次,周浦小学是一所拥有90年历史的学校,有一套自己的体系和文化传承。我所要做的,绝不是打破,而是引导。”巧的是,周爱芬就是原周浦乡人,周浦小学正是她的母校。深知家乡秉性的她,开始了新的努力——  双浦是书法之乡、篮球之乡。2015年以来,周浦小学克服困难配备2位专职书法老师,自编书法教材,每班每周都会开设一节书法课;学校常设班级篮球联赛、家校篮球赛,还有花式篮球表演队,今年,周浦小学男、女两支篮球队第一次包揽了西湖区小学生篮球赛冠军……  周浦小学本地教师多、年轻教师多。周爱芬牵头制定青年教师“新雁”培养计划,教龄10年内的青年教师,都能获得德育、教学、科研等方面的专职培训;学校还组织青年教师交流研讨,青年教师奔赴上海、南京、厦门等地进行送教交流,教学水平迅速提高……  “二十年,我的两次‘下乡’,为的是同一个目标;教育的优质、均衡。”周爱芬说,“每一个孩子,都有获得优质教育的权力。为教育奉献一切,我无怨无悔。”陈喆翔与老人们在一起  偶遇后的决定  养老是未来的方向  偶遇,可能是不经意的擦身,也可能是改变人生的重要决定。对于出生于1991年的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主任助理陈喆翔来说,他的经历属于后者。  陈喆翔是宁波余姚人。2010年底,来杭州走亲戚的他,爬上小和山拍照写生,误打误撞,走进了山脚的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。当时,福利中心准备给院子里的100多个老人拍新年照,却遇到了难题。  “交通太不方便了!”陈喆翔说,当时,他所处的留下,远远没有现在繁华。这家山坳里的养老院,门口更是没有一辆公交车。老人们出门去镇里拍照,不方便;请人来拍,经费紧张,怎么办?  陈喆翔主动揽下了这项任务。端起数码相机,他为每位老人拍起了照片。“我到现在还记得,老人们拍照时的笑容。”陈喆翔说,住福利院的老人,往往在家缺乏照料、缺乏交流,身体情况也不好。很多老人听不清,说话也不利索,他就一直比划。“老人弄明白了,笑了,一直点头,这样的场景,始终映在我的脑海里。”  一颗梦想的种子,就此埋下。2011年底,陈喆翔又一次来到这里,一年前拍的照片,已经拼成了爱情的形状,贴上了福利院最显眼处的白墙。让陈喆翔感动的是,一年过去,很多老人居然记得他。这一次,陈喆翔以志愿者的身份,待了整整一个月,帮老人们策划了新年团拜会;2013年,陈喆翔参加了西湖区的社区工作者考试,成了西湖区三墩镇的一名社工。  “可能是两次养老院之行,给我的触动太大了,我一直想去那里全职工作。”陈喆翔说,与很多同龄人不同,他爱和老人打交道。“我的爷爷和外公走得早,没能尽孝。我觉得,如果能有机会去养老院工作,也算是弥补我的遗憾吧!”  2016年,经工作调动,陈喆翔正式成为了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的一员。在这里,他经历了老人深夜突发疾病,工作人员进行紧急救治的揪心;也因为一次次交谈、一次次护理,为老人们带来快乐而快乐。陈喆翔的生命,和老人们紧紧联系在了一起。与此同时,西湖区养老事业的加速发展,他深深切切体会到了。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  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历经多次提升。  这里整体更新了空调设备,1.5匹的空调换成了2匹,老人们过冬不再冷;  这里增加了24小时实时查看系统,每层楼的护理员值班室里,都设置了大屏幕,可以看到福利院100多个点位的实时情况,防止老人走失;  这里启动了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二期工程,福利院的面积和床位数都将翻番。尤其是,新增380多张床位中,有280多张为护理床位。在这里,不仅能满足日常的食宿需求,更能受到悉心的陪护和照料。  而陈喆翔,则从一名普通工作人员,逐渐成长为福利中心的“全能手”。他每天凌晨开着福利院的面包车,赶往勾庄为老人们购买蔬菜和鱼虾,至今已坚持了上千天,菜的质量好不好,他一眼就能看出来;食宿、护理、维修、门岗……他亦参与了养老院全流程的管理工作。  “和我一起毕业的同龄人,有的去了网络公司,有的去了银行。像我这样在福利院工作的,真的很少很少。”陈喆翔笑着说,虽然收入不高,工作辛苦,但他从来不曾后悔。“因为这是一份事业,也是一份责任。”  让陈喆翔高兴的是,随着民生事业的不断推进,人们对“养老”的认识也在不断进步。在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,从最初的床位入住率不到10%,到如今已“一床难求”。不仅老人们不再觉得生活很“孤苦”,就连这里的工作人员,也从最早的“觉得没面子”,到引以为豪。  陈喆翔也听说过、参观过,西湖区范围内,开出多家高大上的社会化养老机构。此外,西湖区还积极推进互联网+养老,比如老年食堂实现了“刷脸就餐”功能,老人足不出户,在家就能享受养老服务。  “我女儿2岁了,妻子也是社区工作者,一家人都很支持我的工作。”陈喆翔说,对于“养老”,他会一直努力下去。“每个人都曾年轻过,每个人也都会老去。如果每个人都能关爱老人,这个社会才真正进步了。我始终相信,人人爱老、人人敬老会在我身边实现。”70年西湖之“跃”④|“幸福西湖”普惠民生#标题分割# 宝石一路2号1幢1单元居民乘梯  浙江在线-杭州频道9月2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赵路通讯员高静玮张前静)  盼了多年的电梯装上了  幸福生活“时时更新”  开门、按键,电梯轿厢直达位于5楼的家,几乎没有噪音。  对于家住北山街道宝石社区,今年82岁的盛雪均来说,这台加装电梯,就是他与老伴共同的幸福。  “有了这台电梯,我们再也不用担心爬不动楼梯,想去哪,就去哪!”盛雪均说。  去年5月18日,这台位于宝石一路2号1幢1单元的电梯正式运行。这也是西湖区老小区首批成功加装的电梯之一。作为加梯“牵头人”,让盛雪均特别骄傲的是,从单元楼居民第一次开会商量,到电梯运行只用了4个月。  “在过去,这是不可想象的。”今年83岁,家住同一单元3楼的马正泉感慨。脚下这片土地,70年前还是一片田埂。茅草棚、泥瓦房、楼房……如今又拥有了现代化的电梯。“新的中国,带来新的生活!”宝石一路2号1幢1单元居民乘梯  宝石社区是典型的杭州市中心小区——老房子多,老人多。以宝石一路2号1幢1单元为例,户主全部为60岁以上老人,年龄最大的已经90多岁了。对于高层住户来说,上下楼成了他们最大的困难之一。加梯,居民们盼星星盼月亮,想了很多年。  去年1月17日,在社区的召集下,该单元居民开了第一次加装电梯协调会。“3天不到,包括1楼、2楼在内的所有住户签字同意加装,一个月确定了出资方案。”宝石社区居委会主任季冬华说,“居民意愿如此强烈,我们更应该全力助推。”  遇到问题,社区、街道随时协调;联合审批与线路迁改,西湖区开通加装电梯“绿色通道”,大大加速了流程。让盛雪均感动的是,为了电梯早点装上,所有人都在帮忙出力。  “去年3月,电梯施工前,单元楼门口的大树需要移植。我们的社区书记陈立敏,上午在现场协调,中午身体突然不舒服去了医院。下午,她一边挂盐水,一边还在打电话,帮忙联系挖掘机……”  “把居民的事,当成自己的事。”杭州全面启动老小区电梯加装后,这句话流传在西湖区的党员干部队伍中。今年以来,西湖区已成功加梯41台;截至目前,119台老小区电梯已成功加装,仅老小区密集的北山街道,就成功加装了28台。电梯使用公约  加梯成功后,后续维护也非常重要。西湖区出台运维指导方案,街道、社区根据自身情况制定电梯养护公约。在宝石一路2号1幢1单元,居民约定卫生轮值,3楼到6楼,每户人家负责一个月的电梯打扫。大家还商定,电瓶车不能进电梯,连廊里只能放绿植,不能放杂物……运行1年4个月来,这台电梯还像新的一样。  幸福时时更新。在西湖区,老旧小区的新一轮改造已经开始。宝石一路临近的体育场路523号,正在进行周边小广场改造、楼道粉刷、车棚改造、绿化提升、弱电上改下,预计10月中旬完工。  “老而不旧,相信我们的小区还会越来越好!”盛雪均说。周爱芬与孩子们在一起  20年两次“下乡”  只为教育的优质公平  书声朗朗。在位于双浦镇的周浦小学教学楼,50岁的周爱芬望着正在认真学习的孩子们,思绪回到了20年前……  1999年,随着城市区域的扩大和人口的增加,西湖区开启了名校集团化办学的序幕。8月,由求是浙大附小领办的竞舟小学,在当时还是“城乡结合部”的文新地区落地。时任学校副校长的周爱芬,和近10位骨干老师一起“下乡”了。  别看现在文新地区热闹繁华,20年前,那里是名副其实的农村。“到处是田埂和工地,公交车只开到翠苑,每天上班,下车后需要走路或者搭三轮才能到学校。”一位一起“下乡”的老师这样回忆。  万事开头难。名校领办新校,实际上是优质教育资源的延伸。如果新校办不好,不仅对学生、家长不公平,甚至连名校多年积累起来的声誉都会受到影响。当时,周爱芬身上的担子可谓不小。  “优质与公平,不仅仅是几个老师去新校区教书这么简单,而是事无巨细地解决各种问题。”周爱芬说,当时,新校与老校的差距巨大。“比如说,当时,新校区入学的孩子,几乎没有说普通话的习惯。长此以往,一定会影响语文成绩。”  对于名校领办新校的适应性问题,西湖区做了大量努力。比如,新校与老校采取统一标准、统一管理、统一评价;比如,名校领办新校保持一定节奏,绝不盲目快速扩张;更重要的,是从多方面入手,提高孩子们的综合能力。  周爱芬说,开办后,竞舟小学定下了从学习到生活习惯的多方面目标,根据教职人员的不同分工落实责任。学校还制定时间表,按期考评落实情况。比如,孩子们不习惯说普通话,竞舟小学的每个教职工,发现后必须马上纠正;又比如,鼓励孩子进行家务劳动,每天至少做一件家务,高年级孩子需要具备一定独自生活能力……  “老师们拼命努力,新校很快迎头赶上。”周爱芬说,竞舟小学创办仅两三年,无论是学生的学科成绩还是整体素质,都已与老校基本持平。而新校的进步,也能从它的“热度”看出来——竞舟小学从开办第一年就“招满”,迅速“年年爆表”,曾经的“新校”,已成了名副其实的“新名校”……周爱芬与孩子们在一起  时至2013年,周爱芬的生活又一次发生了变化。2月,已经设置独立法人的竞舟小学,与位于双浦的周浦小学结为“紧密型教育共同体”。时任竞舟小学校长的周爱芬,又一次“下乡”了。  就在这段时期,西湖区开启协调发展之路。2016年起,西湖区轰轰烈烈的“美丽西湖行动”揭开序幕,双浦、转塘、三墩等“农村”加速变样。教育作为生力军,前前后后十多对城乡学校“紧密型教育共同体”成立。它们实施委托管理,由名校校长任共同体组长,双方在办学理念、发展规划、制度章程、校园文化等方面深入协作,迅速提高当地教育水平。  “与第一次‘下乡’不同。这一次,周浦小学是一所拥有90年历史的学校,有一套自己的体系和文化传承。我所要做的,绝不是打破,而是引导。”巧的是,周爱芬就是原周浦乡人,周浦小学正是她的母校。深知家乡秉性的她,开始了新的努力——  双浦是书法之乡、篮球之乡。2015年以来,周浦小学克服困难配备2位专职书法老师,自编书法教材,每班每周都会开设一节书法课;学校常设班级篮球联赛、家校篮球赛,还有花式篮球表演队,今年,周浦小学男、女两支篮球队第一次包揽了西湖区小学生篮球赛冠军……  周浦小学本地教师多、年轻教师多。周爱芬牵头制定青年教师“新雁”培养计划,教龄10年内的青年教师,都能获得德育、教学、科研等方面的专职培训;学校还组织青年教师交流研讨,青年教师奔赴上海、南京、厦门等地进行送教交流,教学水平迅速提高……  “二十年,我的两次‘下乡’,为的是同一个目标;教育的优质、均衡。”周爱芬说,“每一个孩子,都有获得优质教育的权力。为教育奉献一切,我无怨无悔。”陈喆翔与老人们在一起  偶遇后的决定  养老是未来的方向  偶遇,可能是不经意的擦身,也可能是改变人生的重要决定。对于出生于1991年的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主任助理陈喆翔来说,他的经历属于后者。  陈喆翔是宁波余姚人。2010年底,来杭州走亲戚的他,爬上小和山拍照写生,误打误撞,走进了山脚的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。当时,福利中心准备给院子里的100多个老人拍新年照,却遇到了难题。  “交通太不方便了!”陈喆翔说,当时,他所处的留下,远远没有现在繁华。这家山坳里的养老院,门口更是没有一辆公交车。老人们出门去镇里拍照,不方便;请人来拍,经费紧张,怎么办?  陈喆翔主动揽下了这项任务。端起数码相机,他为每位老人拍起了照片。“我到现在还记得,老人们拍照时的笑容。”陈喆翔说,住福利院的老人,往往在家缺乏照料、缺乏交流,身体情况也不好。很多老人听不清,说话也不利索,他就一直比划。“老人弄明白了,笑了,一直点头,这样的场景,始终映在我的脑海里。”  一颗梦想的种子,就此埋下。2011年底,陈喆翔又一次来到这里,一年前拍的照片,已经拼成了爱情的形状,贴上了福利院最显眼处的白墙。让陈喆翔感动的是,一年过去,很多老人居然记得他。这一次,陈喆翔以志愿者的身份,待了整整一个月,帮老人们策划了新年团拜会;2013年,陈喆翔参加了西湖区的社区工作者考试,成了西湖区三墩镇的一名社工。  “可能是两次养老院之行,给我的触动太大了,我一直想去那里全职工作。”陈喆翔说,与很多同龄人不同,他爱和老人打交道。“我的爷爷和外公走得早,没能尽孝。我觉得,如果能有机会去养老院工作,也算是弥补我的遗憾吧!”  2016年,经工作调动,陈喆翔正式成为了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的一员。在这里,他经历了老人深夜突发疾病,工作人员进行紧急救治的揪心;也因为一次次交谈、一次次护理,为老人们带来快乐而快乐。陈喆翔的生命,和老人们紧紧联系在了一起。与此同时,西湖区养老事业的加速发展,他深深切切体会到了。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  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历经多次提升。  这里整体更新了空调设备,1.5匹的空调换成了2匹,老人们过冬不再冷;  这里增加了24小时实时查看系统,每层楼的护理员值班室里,都设置了大屏幕,可以看到福利院100多个点位的实时情况,防止老人走失;  这里启动了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二期工程,福利院的面积和床位数都将翻番。尤其是,新增380多张床位中,有280多张为护理床位。在这里,不仅能满足日常的食宿需求,更能受到悉心的陪护和照料。  而陈喆翔,则从一名普通工作人员,逐渐成长为福利中心的“全能手”。他每天凌晨开着福利院的面包车,赶往勾庄为老人们购买蔬菜和鱼虾,至今已坚持了上千天,菜的质量好不好,他一眼就能看出来;食宿、护理、维修、门岗……他亦参与了养老院全流程的管理工作。  “和我一起毕业的同龄人,有的去了网络公司,有的去了银行。像我这样在福利院工作的,真的很少很少。”陈喆翔笑着说,虽然收入不高,工作辛苦,但他从来不曾后悔。“因为这是一份事业,也是一份责任。”  让陈喆翔高兴的是,随着民生事业的不断推进,人们对“养老”的认识也在不断进步。在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,从最初的床位入住率不到10%,到如今已“一床难求”。不仅老人们不再觉得生活很“孤苦”,就连这里的工作人员,也从最早的“觉得没面子”,到引以为豪。  陈喆翔也听说过、参观过,西湖区范围内,开出多家高大上的社会化养老机构。此外,西湖区还积极推进互联网+养老,比如老年食堂实现了“刷脸就餐”功能,老人足不出户,在家就能享受养老服务。  “我女儿2岁了,妻子也是社区工作者,一家人都很支持我的工作。”陈喆翔说,对于“养老”,他会一直努力下去。“每个人都曾年轻过,每个人也都会老去。如果每个人都能关爱老人,这个社会才真正进步了。我始终相信,人人爱老、人人敬老会在我身边实现。”

70年西湖之“跃”④|“幸福西湖”普惠民生#标题分割# 宝石一路2号1幢1单元居民乘梯  浙江在线-杭州频道9月2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赵路通讯员高静玮张前静)  盼了多年的电梯装上了  幸福生活“时时更新”  开门、按键,电梯轿厢直达位于5楼的家,几乎没有噪音。  对于家住北山街道宝石社区,今年82岁的盛雪均来说,这台加装电梯,就是他与老伴共同的幸福。  “有了这台电梯,我们再也不用担心爬不动楼梯,想去哪,就去哪!”盛雪均说。  去年5月18日,这台位于宝石一路2号1幢1单元的电梯正式运行。这也是西湖区老小区首批成功加装的电梯之一。作为加梯“牵头人”,让盛雪均特别骄傲的是,从单元楼居民第一次开会商量,到电梯运行只用了4个月。  “在过去,这是不可想象的。”今年83岁,家住同一单元3楼的马正泉感慨。脚下这片土地,70年前还是一片田埂。茅草棚、泥瓦房、楼房……如今又拥有了现代化的电梯。“新的中国,带来新的生活!”宝石一路2号1幢1单元居民乘梯  宝石社区是典型的杭州市中心小区——老房子多,老人多。以宝石一路2号1幢1单元为例,户主全部为60岁以上老人,年龄最大的已经90多岁了。对于高层住户来说,上下楼成了他们最大的困难之一。加梯,居民们盼星星盼月亮,想了很多年。  去年1月17日,在社区的召集下,该单元居民开了第一次加装电梯协调会。“3天不到,包括1楼、2楼在内的所有住户签字同意加装,一个月确定了出资方案。”宝石社区居委会主任季冬华说,“居民意愿如此强烈,我们更应该全力助推。”  遇到问题,社区、街道随时协调;联合审批与线路迁改,西湖区开通加装电梯“绿色通道”,大大加速了流程。让盛雪均感动的是,为了电梯早点装上,所有人都在帮忙出力。  “去年3月,电梯施工前,单元楼门口的大树需要移植。我们的社区书记陈立敏,上午在现场协调,中午身体突然不舒服去了医院。下午,她一边挂盐水,一边还在打电话,帮忙联系挖掘机……”  “把居民的事,当成自己的事。”杭州全面启动老小区电梯加装后,这句话流传在西湖区的党员干部队伍中。今年以来,西湖区已成功加梯41台;截至目前,119台老小区电梯已成功加装,仅老小区密集的北山街道,就成功加装了28台。电梯使用公约  加梯成功后,后续维护也非常重要。西湖区出台运维指导方案,街道、社区根据自身情况制定电梯养护公约。在宝石一路2号1幢1单元,居民约定卫生轮值,3楼到6楼,每户人家负责一个月的电梯打扫。大家还商定,电瓶车不能进电梯,连廊里只能放绿植,不能放杂物……运行1年4个月来,这台电梯还像新的一样。  幸福时时更新。在西湖区,老旧小区的新一轮改造已经开始。宝石一路临近的体育场路523号,正在进行周边小广场改造、楼道粉刷、车棚改造、绿化提升、弱电上改下,预计10月中旬完工。  “老而不旧,相信我们的小区还会越来越好!”盛雪均说。周爱芬与孩子们在一起  20年两次“下乡”  只为教育的优质公平  书声朗朗。在位于双浦镇的周浦小学教学楼,50岁的周爱芬望着正在认真学习的孩子们,思绪回到了20年前……  1999年,随着城市区域的扩大和人口的增加,西湖区开启了名校集团化办学的序幕。8月,由求是浙大附小领办的竞舟小学,在当时还是“城乡结合部”的文新地区落地。时任学校副校长的周爱芬,和近10位骨干老师一起“下乡”了。  别看现在文新地区热闹繁华,20年前,那里是名副其实的农村。“到处是田埂和工地,公交车只开到翠苑,每天上班,下车后需要走路或者搭三轮才能到学校。”一位一起“下乡”的老师这样回忆。  万事开头难。名校领办新校,实际上是优质教育资源的延伸。如果新校办不好,不仅对学生、家长不公平,甚至连名校多年积累起来的声誉都会受到影响。当时,周爱芬身上的担子可谓不小。  “优质与公平,不仅仅是几个老师去新校区教书这么简单,而是事无巨细地解决各种问题。”周爱芬说,当时,新校与老校的差距巨大。“比如说,当时,新校区入学的孩子,几乎没有说普通话的习惯。长此以往,一定会影响语文成绩。”  对于名校领办新校的适应性问题,西湖区做了大量努力。比如,新校与老校采取统一标准、统一管理、统一评价;比如,名校领办新校保持一定节奏,绝不盲目快速扩张;更重要的,是从多方面入手,提高孩子们的综合能力。  周爱芬说,开办后,竞舟小学定下了从学习到生活习惯的多方面目标,根据教职人员的不同分工落实责任。学校还制定时间表,按期考评落实情况。比如,孩子们不习惯说普通话,竞舟小学的每个教职工,发现后必须马上纠正;又比如,鼓励孩子进行家务劳动,每天至少做一件家务,高年级孩子需要具备一定独自生活能力……  “老师们拼命努力,新校很快迎头赶上。”周爱芬说,竞舟小学创办仅两三年,无论是学生的学科成绩还是整体素质,都已与老校基本持平。而新校的进步,也能从它的“热度”看出来——竞舟小学从开办第一年就“招满”,迅速“年年爆表”,曾经的“新校”,已成了名副其实的“新名校”……周爱芬与孩子们在一起  时至2013年,周爱芬的生活又一次发生了变化。2月,已经设置独立法人的竞舟小学,与位于双浦的周浦小学结为“紧密型教育共同体”。时任竞舟小学校长的周爱芬,又一次“下乡”了。  就在这段时期,西湖区开启协调发展之路。2016年起,西湖区轰轰烈烈的“美丽西湖行动”揭开序幕,双浦、转塘、三墩等“农村”加速变样。教育作为生力军,前前后后十多对城乡学校“紧密型教育共同体”成立。它们实施委托管理,由名校校长任共同体组长,双方在办学理念、发展规划、制度章程、校园文化等方面深入协作,迅速提高当地教育水平。  “与第一次‘下乡’不同。这一次,周浦小学是一所拥有90年历史的学校,有一套自己的体系和文化传承。我所要做的,绝不是打破,而是引导。”巧的是,周爱芬就是原周浦乡人,周浦小学正是她的母校。深知家乡秉性的她,开始了新的努力——  双浦是书法之乡、篮球之乡。2015年以来,周浦小学克服困难配备2位专职书法老师,自编书法教材,每班每周都会开设一节书法课;学校常设班级篮球联赛、家校篮球赛,还有花式篮球表演队,今年,周浦小学男、女两支篮球队第一次包揽了西湖区小学生篮球赛冠军……  周浦小学本地教师多、年轻教师多。周爱芬牵头制定青年教师“新雁”培养计划,教龄10年内的青年教师,都能获得德育、教学、科研等方面的专职培训;学校还组织青年教师交流研讨,青年教师奔赴上海、南京、厦门等地进行送教交流,教学水平迅速提高……  “二十年,我的两次‘下乡’,为的是同一个目标;教育的优质、均衡。”周爱芬说,“每一个孩子,都有获得优质教育的权力。为教育奉献一切,我无怨无悔。”陈喆翔与老人们在一起  偶遇后的决定  养老是未来的方向  偶遇,可能是不经意的擦身,也可能是改变人生的重要决定。对于出生于1991年的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主任助理陈喆翔来说,他的经历属于后者。  陈喆翔是宁波余姚人。2010年底,来杭州走亲戚的他,爬上小和山拍照写生,误打误撞,走进了山脚的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。当时,福利中心准备给院子里的100多个老人拍新年照,却遇到了难题。  “交通太不方便了!”陈喆翔说,当时,他所处的留下,远远没有现在繁华。这家山坳里的养老院,门口更是没有一辆公交车。老人们出门去镇里拍照,不方便;请人来拍,经费紧张,怎么办?  陈喆翔主动揽下了这项任务。端起数码相机,他为每位老人拍起了照片。“我到现在还记得,老人们拍照时的笑容。”陈喆翔说,住福利院的老人,往往在家缺乏照料、缺乏交流,身体情况也不好。很多老人听不清,说话也不利索,他就一直比划。“老人弄明白了,笑了,一直点头,这样的场景,始终映在我的脑海里。”  一颗梦想的种子,就此埋下。2011年底,陈喆翔又一次来到这里,一年前拍的照片,已经拼成了爱情的形状,贴上了福利院最显眼处的白墙。让陈喆翔感动的是,一年过去,很多老人居然记得他。这一次,陈喆翔以志愿者的身份,待了整整一个月,帮老人们策划了新年团拜会;2013年,陈喆翔参加了西湖区的社区工作者考试,成了西湖区三墩镇的一名社工。  “可能是两次养老院之行,给我的触动太大了,我一直想去那里全职工作。”陈喆翔说,与很多同龄人不同,他爱和老人打交道。“我的爷爷和外公走得早,没能尽孝。我觉得,如果能有机会去养老院工作,也算是弥补我的遗憾吧!”  2016年,经工作调动,陈喆翔正式成为了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的一员。在这里,他经历了老人深夜突发疾病,工作人员进行紧急救治的揪心;也因为一次次交谈、一次次护理,为老人们带来快乐而快乐。陈喆翔的生命,和老人们紧紧联系在了一起。与此同时,西湖区养老事业的加速发展,他深深切切体会到了。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  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历经多次提升。  这里整体更新了空调设备,1.5匹的空调换成了2匹,老人们过冬不再冷;  这里增加了24小时实时查看系统,每层楼的护理员值班室里,都设置了大屏幕,可以看到福利院100多个点位的实时情况,防止老人走失;  这里启动了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二期工程,福利院的面积和床位数都将翻番。尤其是,新增380多张床位中,有280多张为护理床位。在这里,不仅能满足日常的食宿需求,更能受到悉心的陪护和照料。  而陈喆翔,则从一名普通工作人员,逐渐成长为福利中心的“全能手”。他每天凌晨开着福利院的面包车,赶往勾庄为老人们购买蔬菜和鱼虾,至今已坚持了上千天,菜的质量好不好,他一眼就能看出来;食宿、护理、维修、门岗……他亦参与了养老院全流程的管理工作。  “和我一起毕业的同龄人,有的去了网络公司,有的去了银行。像我这样在福利院工作的,真的很少很少。”陈喆翔笑着说,虽然收入不高,工作辛苦,但他从来不曾后悔。“因为这是一份事业,也是一份责任。”  让陈喆翔高兴的是,随着民生事业的不断推进,人们对“养老”的认识也在不断进步。在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,从最初的床位入住率不到10%,到如今已“一床难求”。不仅老人们不再觉得生活很“孤苦”,就连这里的工作人员,也从最早的“觉得没面子”,到引以为豪。  陈喆翔也听说过、参观过,西湖区范围内,开出多家高大上的社会化养老机构。此外,西湖区还积极推进互联网+养老,比如老年食堂实现了“刷脸就餐”功能,老人足不出户,在家就能享受养老服务。  “我女儿2岁了,妻子也是社区工作者,一家人都很支持我的工作。”陈喆翔说,对于“养老”,他会一直努力下去。“每个人都曾年轻过,每个人也都会老去。如果每个人都能关爱老人,这个社会才真正进步了。我始终相信,人人爱老、人人敬老会在我身边实现。”70年西湖之“跃”④|“幸福西湖”普惠民生#标题分割# 宝石一路2号1幢1单元居民乘梯  浙江在线-杭州频道9月2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赵路通讯员高静玮张前静)  盼了多年的电梯装上了  幸福生活“时时更新”  开门、按键,电梯轿厢直达位于5楼的家,几乎没有噪音。  对于家住北山街道宝石社区,今年82岁的盛雪均来说,这台加装电梯,就是他与老伴共同的幸福。  “有了这台电梯,我们再也不用担心爬不动楼梯,想去哪,就去哪!”盛雪均说。  去年5月18日,这台位于宝石一路2号1幢1单元的电梯正式运行。这也是西湖区老小区首批成功加装的电梯之一。作为加梯“牵头人”,让盛雪均特别骄傲的是,从单元楼居民第一次开会商量,到电梯运行只用了4个月。  “在过去,这是不可想象的。”今年83岁,家住同一单元3楼的马正泉感慨。脚下这片土地,70年前还是一片田埂。茅草棚、泥瓦房、楼房……如今又拥有了现代化的电梯。“新的中国,带来新的生活!”宝石一路2号1幢1单元居民乘梯  宝石社区是典型的杭州市中心小区——老房子多,老人多。以宝石一路2号1幢1单元为例,户主全部为60岁以上老人,年龄最大的已经90多岁了。对于高层住户来说,上下楼成了他们最大的困难之一。加梯,居民们盼星星盼月亮,想了很多年。  去年1月17日,在社区的召集下,该单元居民开了第一次加装电梯协调会。“3天不到,包括1楼、2楼在内的所有住户签字同意加装,一个月确定了出资方案。”宝石社区居委会主任季冬华说,“居民意愿如此强烈,我们更应该全力助推。”  遇到问题,社区、街道随时协调;联合审批与线路迁改,西湖区开通加装电梯“绿色通道”,大大加速了流程。让盛雪均感动的是,为了电梯早点装上,所有人都在帮忙出力。  “去年3月,电梯施工前,单元楼门口的大树需要移植。我们的社区书记陈立敏,上午在现场协调,中午身体突然不舒服去了医院。下午,她一边挂盐水,一边还在打电话,帮忙联系挖掘机……”  “把居民的事,当成自己的事。”杭州全面启动老小区电梯加装后,这句话流传在西湖区的党员干部队伍中。今年以来,西湖区已成功加梯41台;截至目前,119台老小区电梯已成功加装,仅老小区密集的北山街道,就成功加装了28台。电梯使用公约  加梯成功后,后续维护也非常重要。西湖区出台运维指导方案,街道、社区根据自身情况制定电梯养护公约。在宝石一路2号1幢1单元,居民约定卫生轮值,3楼到6楼,每户人家负责一个月的电梯打扫。大家还商定,电瓶车不能进电梯,连廊里只能放绿植,不能放杂物……运行1年4个月来,这台电梯还像新的一样。  幸福时时更新。在西湖区,老旧小区的新一轮改造已经开始。宝石一路临近的体育场路523号,正在进行周边小广场改造、楼道粉刷、车棚改造、绿化提升、弱电上改下,预计10月中旬完工。  “老而不旧,相信我们的小区还会越来越好!”盛雪均说。周爱芬与孩子们在一起  20年两次“下乡”  只为教育的优质公平  书声朗朗。在位于双浦镇的周浦小学教学楼,50岁的周爱芬望着正在认真学习的孩子们,思绪回到了20年前……  1999年,随着城市区域的扩大和人口的增加,西湖区开启了名校集团化办学的序幕。8月,由求是浙大附小领办的竞舟小学,在当时还是“城乡结合部”的文新地区落地。时任学校副校长的周爱芬,和近10位骨干老师一起“下乡”了。  别看现在文新地区热闹繁华,20年前,那里是名副其实的农村。“到处是田埂和工地,公交车只开到翠苑,每天上班,下车后需要走路或者搭三轮才能到学校。”一位一起“下乡”的老师这样回忆。  万事开头难。名校领办新校,实际上是优质教育资源的延伸。如果新校办不好,不仅对学生、家长不公平,甚至连名校多年积累起来的声誉都会受到影响。当时,周爱芬身上的担子可谓不小。  “优质与公平,不仅仅是几个老师去新校区教书这么简单,而是事无巨细地解决各种问题。”周爱芬说,当时,新校与老校的差距巨大。“比如说,当时,新校区入学的孩子,几乎没有说普通话的习惯。长此以往,一定会影响语文成绩。”  对于名校领办新校的适应性问题,西湖区做了大量努力。比如,新校与老校采取统一标准、统一管理、统一评价;比如,名校领办新校保持一定节奏,绝不盲目快速扩张;更重要的,是从多方面入手,提高孩子们的综合能力。  周爱芬说,开办后,竞舟小学定下了从学习到生活习惯的多方面目标,根据教职人员的不同分工落实责任。学校还制定时间表,按期考评落实情况。比如,孩子们不习惯说普通话,竞舟小学的每个教职工,发现后必须马上纠正;又比如,鼓励孩子进行家务劳动,每天至少做一件家务,高年级孩子需要具备一定独自生活能力……  “老师们拼命努力,新校很快迎头赶上。”周爱芬说,竞舟小学创办仅两三年,无论是学生的学科成绩还是整体素质,都已与老校基本持平。而新校的进步,也能从它的“热度”看出来——竞舟小学从开办第一年就“招满”,迅速“年年爆表”,曾经的“新校”,已成了名副其实的“新名校”……周爱芬与孩子们在一起  时至2013年,周爱芬的生活又一次发生了变化。2月,已经设置独立法人的竞舟小学,与位于双浦的周浦小学结为“紧密型教育共同体”。时任竞舟小学校长的周爱芬,又一次“下乡”了。  就在这段时期,西湖区开启协调发展之路。2016年起,西湖区轰轰烈烈的“美丽西湖行动”揭开序幕,双浦、转塘、三墩等“农村”加速变样。教育作为生力军,前前后后十多对城乡学校“紧密型教育共同体”成立。它们实施委托管理,由名校校长任共同体组长,双方在办学理念、发展规划、制度章程、校园文化等方面深入协作,迅速提高当地教育水平。  “与第一次‘下乡’不同。这一次,周浦小学是一所拥有90年历史的学校,有一套自己的体系和文化传承。我所要做的,绝不是打破,而是引导。”巧的是,周爱芬就是原周浦乡人,周浦小学正是她的母校。深知家乡秉性的她,开始了新的努力——  双浦是书法之乡、篮球之乡。2015年以来,周浦小学克服困难配备2位专职书法老师,自编书法教材,每班每周都会开设一节书法课;学校常设班级篮球联赛、家校篮球赛,还有花式篮球表演队,今年,周浦小学男、女两支篮球队第一次包揽了西湖区小学生篮球赛冠军……  周浦小学本地教师多、年轻教师多。周爱芬牵头制定青年教师“新雁”培养计划,教龄10年内的青年教师,都能获得德育、教学、科研等方面的专职培训;学校还组织青年教师交流研讨,青年教师奔赴上海、南京、厦门等地进行送教交流,教学水平迅速提高……  “二十年,我的两次‘下乡’,为的是同一个目标;教育的优质、均衡。”周爱芬说,“每一个孩子,都有获得优质教育的权力。为教育奉献一切,我无怨无悔。”陈喆翔与老人们在一起  偶遇后的决定  养老是未来的方向  偶遇,可能是不经意的擦身,也可能是改变人生的重要决定。对于出生于1991年的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主任助理陈喆翔来说,他的经历属于后者。  陈喆翔是宁波余姚人。2010年底,来杭州走亲戚的他,爬上小和山拍照写生,误打误撞,走进了山脚的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。当时,福利中心准备给院子里的100多个老人拍新年照,却遇到了难题。  “交通太不方便了!”陈喆翔说,当时,他所处的留下,远远没有现在繁华。这家山坳里的养老院,门口更是没有一辆公交车。老人们出门去镇里拍照,不方便;请人来拍,经费紧张,怎么办?  陈喆翔主动揽下了这项任务。端起数码相机,他为每位老人拍起了照片。“我到现在还记得,老人们拍照时的笑容。”陈喆翔说,住福利院的老人,往往在家缺乏照料、缺乏交流,身体情况也不好。很多老人听不清,说话也不利索,他就一直比划。“老人弄明白了,笑了,一直点头,这样的场景,始终映在我的脑海里。”  一颗梦想的种子,就此埋下。2011年底,陈喆翔又一次来到这里,一年前拍的照片,已经拼成了爱情的形状,贴上了福利院最显眼处的白墙。让陈喆翔感动的是,一年过去,很多老人居然记得他。这一次,陈喆翔以志愿者的身份,待了整整一个月,帮老人们策划了新年团拜会;2013年,陈喆翔参加了西湖区的社区工作者考试,成了西湖区三墩镇的一名社工。  “可能是两次养老院之行,给我的触动太大了,我一直想去那里全职工作。”陈喆翔说,与很多同龄人不同,他爱和老人打交道。“我的爷爷和外公走得早,没能尽孝。我觉得,如果能有机会去养老院工作,也算是弥补我的遗憾吧!”  2016年,经工作调动,陈喆翔正式成为了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的一员。在这里,他经历了老人深夜突发疾病,工作人员进行紧急救治的揪心;也因为一次次交谈、一次次护理,为老人们带来快乐而快乐。陈喆翔的生命,和老人们紧紧联系在了一起。与此同时,西湖区养老事业的加速发展,他深深切切体会到了。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  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历经多次提升。  这里整体更新了空调设备,1.5匹的空调换成了2匹,老人们过冬不再冷;  这里增加了24小时实时查看系统,每层楼的护理员值班室里,都设置了大屏幕,可以看到福利院100多个点位的实时情况,防止老人走失;  这里启动了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二期工程,福利院的面积和床位数都将翻番。尤其是,新增380多张床位中,有280多张为护理床位。在这里,不仅能满足日常的食宿需求,更能受到悉心的陪护和照料。  而陈喆翔,则从一名普通工作人员,逐渐成长为福利中心的“全能手”。他每天凌晨开着福利院的面包车,赶往勾庄为老人们购买蔬菜和鱼虾,至今已坚持了上千天,菜的质量好不好,他一眼就能看出来;食宿、护理、维修、门岗……他亦参与了养老院全流程的管理工作。  “和我一起毕业的同龄人,有的去了网络公司,有的去了银行。像我这样在福利院工作的,真的很少很少。”陈喆翔笑着说,虽然收入不高,工作辛苦,但他从来不曾后悔。“因为这是一份事业,也是一份责任。”  让陈喆翔高兴的是,随着民生事业的不断推进,人们对“养老”的认识也在不断进步。在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,从最初的床位入住率不到10%,到如今已“一床难求”。不仅老人们不再觉得生活很“孤苦”,就连这里的工作人员,也从最早的“觉得没面子”,到引以为豪。  陈喆翔也听说过、参观过,西湖区范围内,开出多家高大上的社会化养老机构。此外,西湖区还积极推进互联网+养老,比如老年食堂实现了“刷脸就餐”功能,老人足不出户,在家就能享受养老服务。  “我女儿2岁了,妻子也是社区工作者,一家人都很支持我的工作。”陈喆翔说,对于“养老”,他会一直努力下去。“每个人都曾年轻过,每个人也都会老去。如果每个人都能关爱老人,这个社会才真正进步了。我始终相信,人人爱老、人人敬老会在我身边实现。”70年西湖之“跃”④|“幸福西湖”普惠民生#标题分割# 宝石一路2号1幢1单元居民乘梯  浙江在线-杭州频道9月2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赵路通讯员高静玮张前静)  盼了多年的电梯装上了  幸福生活“时时更新”  开门、按键,电梯轿厢直达位于5楼的家,几乎没有噪音。  对于家住北山街道宝石社区,今年82岁的盛雪均来说,这台加装电梯,就是他与老伴共同的幸福。  “有了这台电梯,我们再也不用担心爬不动楼梯,想去哪,就去哪!”盛雪均说。  去年5月18日,这台位于宝石一路2号1幢1单元的电梯正式运行。这也是西湖区老小区首批成功加装的电梯之一。作为加梯“牵头人”,让盛雪均特别骄傲的是,从单元楼居民第一次开会商量,到电梯运行只用了4个月。  “在过去,这是不可想象的。”今年83岁,家住同一单元3楼的马正泉感慨。脚下这片土地,70年前还是一片田埂。茅草棚、泥瓦房、楼房……如今又拥有了现代化的电梯。“新的中国,带来新的生活!”宝石一路2号1幢1单元居民乘梯  宝石社区是典型的杭州市中心小区——老房子多,老人多。以宝石一路2号1幢1单元为例,户主全部为60岁以上老人,年龄最大的已经90多岁了。对于高层住户来说,上下楼成了他们最大的困难之一。加梯,居民们盼星星盼月亮,想了很多年。  去年1月17日,在社区的召集下,该单元居民开了第一次加装电梯协调会。“3天不到,包括1楼、2楼在内的所有住户签字同意加装,一个月确定了出资方案。”宝石社区居委会主任季冬华说,“居民意愿如此强烈,我们更应该全力助推。”  遇到问题,社区、街道随时协调;联合审批与线路迁改,西湖区开通加装电梯“绿色通道”,大大加速了流程。让盛雪均感动的是,为了电梯早点装上,所有人都在帮忙出力。  “去年3月,电梯施工前,单元楼门口的大树需要移植。我们的社区书记陈立敏,上午在现场协调,中午身体突然不舒服去了医院。下午,她一边挂盐水,一边还在打电话,帮忙联系挖掘机……”  “把居民的事,当成自己的事。”杭州全面启动老小区电梯加装后,这句话流传在西湖区的党员干部队伍中。今年以来,西湖区已成功加梯41台;截至目前,119台老小区电梯已成功加装,仅老小区密集的北山街道,就成功加装了28台。电梯使用公约  加梯成功后,后续维护也非常重要。西湖区出台运维指导方案,街道、社区根据自身情况制定电梯养护公约。在宝石一路2号1幢1单元,居民约定卫生轮值,3楼到6楼,每户人家负责一个月的电梯打扫。大家还商定,电瓶车不能进电梯,连廊里只能放绿植,不能放杂物……运行1年4个月来,这台电梯还像新的一样。  幸福时时更新。在西湖区,老旧小区的新一轮改造已经开始。宝石一路临近的体育场路523号,正在进行周边小广场改造、楼道粉刷、车棚改造、绿化提升、弱电上改下,预计10月中旬完工。  “老而不旧,相信我们的小区还会越来越好!”盛雪均说。周爱芬与孩子们在一起  20年两次“下乡”  只为教育的优质公平  书声朗朗。在位于双浦镇的周浦小学教学楼,50岁的周爱芬望着正在认真学习的孩子们,思绪回到了20年前……  1999年,随着城市区域的扩大和人口的增加,西湖区开启了名校集团化办学的序幕。8月,由求是浙大附小领办的竞舟小学,在当时还是“城乡结合部”的文新地区落地。时任学校副校长的周爱芬,和近10位骨干老师一起“下乡”了。  别看现在文新地区热闹繁华,20年前,那里是名副其实的农村。“到处是田埂和工地,公交车只开到翠苑,每天上班,下车后需要走路或者搭三轮才能到学校。”一位一起“下乡”的老师这样回忆。  万事开头难。名校领办新校,实际上是优质教育资源的延伸。如果新校办不好,不仅对学生、家长不公平,甚至连名校多年积累起来的声誉都会受到影响。当时,周爱芬身上的担子可谓不小。  “优质与公平,不仅仅是几个老师去新校区教书这么简单,而是事无巨细地解决各种问题。”周爱芬说,当时,新校与老校的差距巨大。“比如说,当时,新校区入学的孩子,几乎没有说普通话的习惯。长此以往,一定会影响语文成绩。”  对于名校领办新校的适应性问题,西湖区做了大量努力。比如,新校与老校采取统一标准、统一管理、统一评价;比如,名校领办新校保持一定节奏,绝不盲目快速扩张;更重要的,是从多方面入手,提高孩子们的综合能力。  周爱芬说,开办后,竞舟小学定下了从学习到生活习惯的多方面目标,根据教职人员的不同分工落实责任。学校还制定时间表,按期考评落实情况。比如,孩子们不习惯说普通话,竞舟小学的每个教职工,发现后必须马上纠正;又比如,鼓励孩子进行家务劳动,每天至少做一件家务,高年级孩子需要具备一定独自生活能力……  “老师们拼命努力,新校很快迎头赶上。”周爱芬说,竞舟小学创办仅两三年,无论是学生的学科成绩还是整体素质,都已与老校基本持平。而新校的进步,也能从它的“热度”看出来——竞舟小学从开办第一年就“招满”,迅速“年年爆表”,曾经的“新校”,已成了名副其实的“新名校”……周爱芬与孩子们在一起  时至2013年,周爱芬的生活又一次发生了变化。2月,已经设置独立法人的竞舟小学,与位于双浦的周浦小学结为“紧密型教育共同体”。时任竞舟小学校长的周爱芬,又一次“下乡”了。  就在这段时期,西湖区开启协调发展之路。2016年起,西湖区轰轰烈烈的“美丽西湖行动”揭开序幕,双浦、转塘、三墩等“农村”加速变样。教育作为生力军,前前后后十多对城乡学校“紧密型教育共同体”成立。它们实施委托管理,由名校校长任共同体组长,双方在办学理念、发展规划、制度章程、校园文化等方面深入协作,迅速提高当地教育水平。  “与第一次‘下乡’不同。这一次,周浦小学是一所拥有90年历史的学校,有一套自己的体系和文化传承。我所要做的,绝不是打破,而是引导。”巧的是,周爱芬就是原周浦乡人,周浦小学正是她的母校。深知家乡秉性的她,开始了新的努力——  双浦是书法之乡、篮球之乡。2015年以来,周浦小学克服困难配备2位专职书法老师,自编书法教材,每班每周都会开设一节书法课;学校常设班级篮球联赛、家校篮球赛,还有花式篮球表演队,今年,周浦小学男、女两支篮球队第一次包揽了西湖区小学生篮球赛冠军……  周浦小学本地教师多、年轻教师多。周爱芬牵头制定青年教师“新雁”培养计划,教龄10年内的青年教师,都能获得德育、教学、科研等方面的专职培训;学校还组织青年教师交流研讨,青年教师奔赴上海、南京、厦门等地进行送教交流,教学水平迅速提高……  “二十年,我的两次‘下乡’,为的是同一个目标;教育的优质、均衡。”周爱芬说,“每一个孩子,都有获得优质教育的权力。为教育奉献一切,我无怨无悔。”陈喆翔与老人们在一起  偶遇后的决定  养老是未来的方向  偶遇,可能是不经意的擦身,也可能是改变人生的重要决定。对于出生于1991年的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主任助理陈喆翔来说,他的经历属于后者。  陈喆翔是宁波余姚人。2010年底,来杭州走亲戚的他,爬上小和山拍照写生,误打误撞,走进了山脚的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。当时,福利中心准备给院子里的100多个老人拍新年照,却遇到了难题。  “交通太不方便了!”陈喆翔说,当时,他所处的留下,远远没有现在繁华。这家山坳里的养老院,门口更是没有一辆公交车。老人们出门去镇里拍照,不方便;请人来拍,经费紧张,怎么办?  陈喆翔主动揽下了这项任务。端起数码相机,他为每位老人拍起了照片。“我到现在还记得,老人们拍照时的笑容。”陈喆翔说,住福利院的老人,往往在家缺乏照料、缺乏交流,身体情况也不好。很多老人听不清,说话也不利索,他就一直比划。“老人弄明白了,笑了,一直点头,这样的场景,始终映在我的脑海里。”  一颗梦想的种子,就此埋下。2011年底,陈喆翔又一次来到这里,一年前拍的照片,已经拼成了爱情的形状,贴上了福利院最显眼处的白墙。让陈喆翔感动的是,一年过去,很多老人居然记得他。这一次,陈喆翔以志愿者的身份,待了整整一个月,帮老人们策划了新年团拜会;2013年,陈喆翔参加了西湖区的社区工作者考试,成了西湖区三墩镇的一名社工。  “可能是两次养老院之行,给我的触动太大了,我一直想去那里全职工作。”陈喆翔说,与很多同龄人不同,他爱和老人打交道。“我的爷爷和外公走得早,没能尽孝。我觉得,如果能有机会去养老院工作,也算是弥补我的遗憾吧!”  2016年,经工作调动,陈喆翔正式成为了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的一员。在这里,他经历了老人深夜突发疾病,工作人员进行紧急救治的揪心;也因为一次次交谈、一次次护理,为老人们带来快乐而快乐。陈喆翔的生命,和老人们紧紧联系在了一起。与此同时,西湖区养老事业的加速发展,他深深切切体会到了。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  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历经多次提升。  这里整体更新了空调设备,1.5匹的空调换成了2匹,老人们过冬不再冷;  这里增加了24小时实时查看系统,每层楼的护理员值班室里,都设置了大屏幕,可以看到福利院100多个点位的实时情况,防止老人走失;  这里启动了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二期工程,福利院的面积和床位数都将翻番。尤其是,新增380多张床位中,有280多张为护理床位。在这里,不仅能满足日常的食宿需求,更能受到悉心的陪护和照料。  而陈喆翔,则从一名普通工作人员,逐渐成长为福利中心的“全能手”。他每天凌晨开着福利院的面包车,赶往勾庄为老人们购买蔬菜和鱼虾,至今已坚持了上千天,菜的质量好不好,他一眼就能看出来;食宿、护理、维修、门岗……他亦参与了养老院全流程的管理工作。  “和我一起毕业的同龄人,有的去了网络公司,有的去了银行。像我这样在福利院工作的,真的很少很少。”陈喆翔笑着说,虽然收入不高,工作辛苦,但他从来不曾后悔。“因为这是一份事业,也是一份责任。”  让陈喆翔高兴的是,随着民生事业的不断推进,人们对“养老”的认识也在不断进步。在西湖区社会福利中心,从最初的床位入住率不到10%,到如今已“一床难求”。不仅老人们不再觉得生活很“孤苦”,就连这里的工作人员,也从最早的“觉得没面子”,到引以为豪。  陈喆翔也听说过、参观过,西湖区范围内,开出多家高大上的社会化养老机构。此外,西湖区还积极推进互联网+养老,比如老年食堂实现了“刷脸就餐”功能,老人足不出户,在家就能享受养老服务。  “我女儿2岁了,妻子也是社区工作者,一家人都很支持我的工作。”陈喆翔说,对于“养老”,他会一直努力下去。“每个人都曾年轻过,每个人也都会老去。如果每个人都能关爱老人,这个社会才真正进步了。我始终相信,人人爱老、人人敬老会在我身边实现。”

萧山丨开启第二次创业 重构萧山印象#标题分割#  6月,全国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活动周在杭州正式启动。杭州成为继北京、深圳、上海、成都之后,全国第五个成为全国“双创周”主会场的城市。  身在主场,作为浙江“湾区经济”、杭州“拥江发展”的主战场之一,萧山早有准备。  去年11月,萧山发起一场解放思想大讨论,通过掀起“二次创业”,再造赶超发展跨越发展的“萧山现象”。  时至今日,萧山1400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上,发力新兴产业、优化传统产业、提升城市能级、整治生态环境、全力筹备亚运这里高举创新大旗、释放创新动能、打造创新高地,在产业数字化、数字产业化和城市数字化的全新道路上,朝着成为杭州打造“全国数字经济第一城”排头兵的目标奔跑  赶超发展  开启二次创业  无论是大众创业,还是万众创新,都少不了一个“众”字。  过去数十年,凭借“敢为人先”的拼劲闯劲,一代又一代萧山人,创造了广受称赞的“萧山现象”。贯穿其中、一脉相承的,是对未来的坚定自信,是对机遇的敏感把握,也是对创新的不懈追求:  ——从改革开放初期,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将农村劳动力从有限的土地上解放出来,萧山的乡镇企业开始异军突起,萧山开启了从农业大县向工业大县的转变;  ——随着改革开放的纵深推进,乡镇企业经历转制改革并开始走出国门进军国际市场,萧山经济发展开始在浙江乃至全国独领风骚;  ——进入21世纪,萧山工业化和城市化“双轮”驱动,撤市设区让萧山加快融入杭州,G20杭州峰会和2022年亚运会为杭州、为萧山赢得了全世界瞩目的眼光。“天下从此重杭州、杭州发展看萧山”,萧山成为杭州城市未来新中心已渐行渐近。  回望来时路,从农业大县到经济强区,再到众多重量级的“国家级金名片”荣耀加身,萧山实现了一次又一次的“惊人蝶变”。  进入新时代,得益于数十年的一路领先,萧山区经济总量、发展规模依旧庞大。但不可否认,总量只是表象,从构成总量的细节里,更能看清一个地区的发展态势,萧山确实遭遇了“成长的烦恼”。  目前,相比于其他城区,在高新技术产业增加值、财政总收入、固定资产投资、信息经济增加值等方面,萧山并不占优,如果坐以待毙,结果就是差距越来越大。  怎么办?一字记之:变。  三化融合  萧山蓄势而飞  时间走到“后峰会、前亚运”“大湾区建设”“拥江发展”的关口,世界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,同我国转变发展方式发生历史性交汇,萧山也迎来了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,开启“三化融合”新征程。  ——聚焦特色产业转型升级,萧山打造产业数字化标杆区。  在萧山,互联网、大数据、人工智能等数字技术,快速与万向、传化、恒逸、兆丰机电等实体企业全面融合。萧山正全力打造一批智能制造龙头示范企业,推进工业互联网平台建设,解决一批制约制造业发展的共性关键技术,推广一批驱动制造业创新发展的通用数字技术应用,建设3个省级以上行业工业互联网平台。到2022年,萧山两化融合指数达到100以上,成为全省产业数字化第一区、标杆区。  ——聚焦新兴企业引进培育,萧山打造数字产业化集聚区。  被誉为“全球50大最聪明企业”之一的科大讯飞,已经在萧山组建浙江总部。像科大讯飞一样的数字经济行业龙头企业,在萧山越来越多。萧山计划着力在智能汽车、机器人、增材制造、量子通信、工业大数据、视觉识别、数字影音、集成电路设计等数字经济产业细分领域培育一批领军企业,到2022年,将培育2-3个百亿级数字经济产业集群,新增年主营业务收入10亿元以上数字经济企业30家,数字经济产业规模、核心产业增加值实现翻番,数字经济综合实力进入杭州市第一方阵。  ——聚焦数字赋能城市发展,萧山打造城市数字化示范区。  杭州“城市大脑”从萧山一条路、杭州一座城的实验,变成了跨行业、跨省份甚至跨国界的创新实践。以推进“城市大脑”“交通小脑”为抓手,萧山加速构建数字城市和数字社会体系,以此引领城市公共管理全面数字化转型,实现大数据、人工智能等信息技术与城市管理、民生服务的有机融合,提升群众获得感。  打造数字经济新名片,萧山已经形成一条漂亮的“上划线”,一条数字+实体的融合之路日益清晰:把最优区块留给平台,把更多空间留给数字经济。萧山拓展“1+4+X”产业发展空间,放大产业平台的集聚效应和辐射效应,吸引全球创业创新者来萧山探索、落户,让更多创新创业的种子,在萧山这片肥沃土壤长成参天大树。萧山丨开启第二次创业 重构萧山印象#标题分割#  6月,全国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活动周在杭州正式启动。杭州成为继北京、深圳、上海、成都之后,全国第五个成为全国“双创周”主会场的城市。  身在主场,作为浙江“湾区经济”、杭州“拥江发展”的主战场之一,萧山早有准备。  去年11月,萧山发起一场解放思想大讨论,通过掀起“二次创业”,再造赶超发展跨越发展的“萧山现象”。  时至今日,萧山1400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上,发力新兴产业、优化传统产业、提升城市能级、整治生态环境、全力筹备亚运这里高举创新大旗、释放创新动能、打造创新高地,在产业数字化、数字产业化和城市数字化的全新道路上,朝着成为杭州打造“全国数字经济第一城”排头兵的目标奔跑  赶超发展  开启二次创业  无论是大众创业,还是万众创新,都少不了一个“众”字。  过去数十年,凭借“敢为人先”的拼劲闯劲,一代又一代萧山人,创造了广受称赞的“萧山现象”。贯穿其中、一脉相承的,是对未来的坚定自信,是对机遇的敏感把握,也是对创新的不懈追求:  ——从改革开放初期,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将农村劳动力从有限的土地上解放出来,萧山的乡镇企业开始异军突起,萧山开启了从农业大县向工业大县的转变;  ——随着改革开放的纵深推进,乡镇企业经历转制改革并开始走出国门进军国际市场,萧山经济发展开始在浙江乃至全国独领风骚;  ——进入21世纪,萧山工业化和城市化“双轮”驱动,撤市设区让萧山加快融入杭州,G20杭州峰会和2022年亚运会为杭州、为萧山赢得了全世界瞩目的眼光。“天下从此重杭州、杭州发展看萧山”,萧山成为杭州城市未来新中心已渐行渐近。  回望来时路,从农业大县到经济强区,再到众多重量级的“国家级金名片”荣耀加身,萧山实现了一次又一次的“惊人蝶变”。  进入新时代,得益于数十年的一路领先,萧山区经济总量、发展规模依旧庞大。但不可否认,总量只是表象,从构成总量的细节里,更能看清一个地区的发展态势,萧山确实遭遇了“成长的烦恼”。  目前,相比于其他城区,在高新技术产业增加值、财政总收入、固定资产投资、信息经济增加值等方面,萧山并不占优,如果坐以待毙,结果就是差距越来越大。  怎么办?一字记之:变。  三化融合  萧山蓄势而飞  时间走到“后峰会、前亚运”“大湾区建设”“拥江发展”的关口,世界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,同我国转变发展方式发生历史性交汇,萧山也迎来了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,开启“三化融合”新征程。  ——聚焦特色产业转型升级,萧山打造产业数字化标杆区。  在萧山,互联网、大数据、人工智能等数字技术,快速与万向、传化、恒逸、兆丰机电等实体企业全面融合。萧山正全力打造一批智能制造龙头示范企业,推进工业互联网平台建设,解决一批制约制造业发展的共性关键技术,推广一批驱动制造业创新发展的通用数字技术应用,建设3个省级以上行业工业互联网平台。到2022年,萧山两化融合指数达到100以上,成为全省产业数字化第一区、标杆区。  ——聚焦新兴企业引进培育,萧山打造数字产业化集聚区。  被誉为“全球50大最聪明企业”之一的科大讯飞,已经在萧山组建浙江总部。像科大讯飞一样的数字经济行业龙头企业,在萧山越来越多。萧山计划着力在智能汽车、机器人、增材制造、量子通信、工业大数据、视觉识别、数字影音、集成电路设计等数字经济产业细分领域培育一批领军企业,到2022年,将培育2-3个百亿级数字经济产业集群,新增年主营业务收入10亿元以上数字经济企业30家,数字经济产业规模、核心产业增加值实现翻番,数字经济综合实力进入杭州市第一方阵。  ——聚焦数字赋能城市发展,萧山打造城市数字化示范区。  杭州“城市大脑”从萧山一条路、杭州一座城的实验,变成了跨行业、跨省份甚至跨国界的创新实践。以推进“城市大脑”“交通小脑”为抓手,萧山加速构建数字城市和数字社会体系,以此引领城市公共管理全面数字化转型,实现大数据、人工智能等信息技术与城市管理、民生服务的有机融合,提升群众获得感。  打造数字经济新名片,萧山已经形成一条漂亮的“上划线”,一条数字+实体的融合之路日益清晰:把最优区块留给平台,把更多空间留给数字经济。萧山拓展“1+4+X”产业发展空间,放大产业平台的集聚效应和辐射效应,吸引全球创业创新者来萧山探索、落户,让更多创新创业的种子,在萧山这片肥沃土壤长成参天大树。




(www.6824.com_www.6824.com-【参与】)

附件:

专题推荐


© www.6824.com_www.6824.com-【参与】SEO程序:仅供研究探讨测试使用 联系我们

请勿用于非法用途,否则后果自负,一切与程序作者无关!

百站百胜: 北京市文旅局举办2020京郊旅游重点投融资项目推介会 时代中国分拆时代邻里上市为何资本市场提不起兴趣 蔡英文的水军头头干了这么脏的事还甩锅大陆 评论:吸取全球货币宽松教训确保坚守币值稳定目标 安信证券冯福章:军工股的买卖时间点比择股重要 杭州试点乡村5G网络建设探索乡村数字产业数字治理 年内丑闻不断的步长制药开始大规模举债推转型战略 无偿献血纳入社会征信系统不献血到底算不算失信? 在皮查伊领导下Alphabet实验性项目或面临更多审查 西安人口遇“成长的烦恼”高精尖行业人口增长乏力 没落贵族四处碰瓷LG的皇帝新衣之下已是满目疮痍 图解|管资本为主加快国有资产监管职能转变实施意见 光大银行:副行长武健长因工作调整辞任 中行副行长孙煜:金融创新再怎么发展安全是底线 魏迎宁:保险业健康发展主要有三个方面 成实外教育弹逾4%获控股股东增持1100万股 “互联网思维”?幻觉,不存在的! 大和:欧舒丹重申买入评级目标价升至21.5港元 首批90后30岁倒计时哪一瞬你觉得自己不再是小孩 安徽省委书记谈阜阳“刷白墙”:重视“屋外的墙” 逆周期调节力度不断加码股指为何不温不火? 全国携号转网正式提供服务三大运营商称将落实政策 马斯克:特斯拉Cybertruck阻力系数可低至0.3 身边看“六稳”:对接银企“高速路”缓解企业融资难 安宁疗护带给患者温暖告别 保险机构微博影响力哪家强?君康人寿跌出企业榜前十 探访高以翔节目录制地:《追我吧》停录部分设施被拆 个税专项附加扣除:信息无变化2020年可不再填报 为泄私愤指使他人打人的“涉黑台长”获刑18年 意大利再次修正2020财政预算案推多项惠民政策! 部分期限票据利率跌破1%市场人士惊呼“历史罕见” 昔日风光无两的姚明概念股终逃不过卖壳的命运 “一带一路”国际商协会大会:主宾市福州亮相 广州夜间经济全景式数据画像:亮点多动力足潜力大 水滴筹再次引关注互联网公益之路怎样才能走更远? 光大银行回应手机银行APP涉隐私被下架:一直正常 复星联合保险撤增资方案根据股权管理调整增资结构 李小加:阿里巴巴重返港交所不存在“救市”情结 首席律师被美国取消辩护资格华为:保留上诉权利 日韩股市高开日经225指数开盘上涨0.4% 自称“中国特工”的王立强2016年庭审视频曝光 特朗普弹劾调查报告发布前共和党率先发布辩驳报告! 中行协助财政部发行60亿美元主权债券 消息称字节跳动或向银行借款20亿美元与FB等争夺市场 特朗普给墨西哥贩毒集团送名号:“恐怖组织” 阿里时隔12年再回香港:从电商之王到不止于零售之王 财政部:杜绝“未支付先清算”“超额清算”等行为 跟腾讯杠上了:网易2亿收购英国游戏公司股权 人民日报:老旧小区改造“投资见效快、干得更带劲” 券商发力公募:华西欲设基金公司券商系公司进审批 一次坠机打击中国战机信誉成飞2次试验完美挽回局面 我国加强六方面举措加快恢复生猪生产 邦付宝5%股权470万起拍业内:可看作投资行为 “管资本”为主怎么管?国资监管改革路线图明确 国常会:出台更多措施加大力度援企稳岗 海通涂力磊获金麒麟最佳分析师地产第三名关注3维度 管理1.8万亿美元的美国基金公司倾心中国债券 高送转炒作热情骤降说明投资者更为理性和成熟 武汉地产集团原董事长袁堃被逮捕 商务部:猪肉批发价格上周每公斤43.66元下降8.6% 孙宏斌的收购争议:贾跃亭式赌徒还是柳传志式胆识? 券商寻差异化业务增长点第一创业证券布局量化服务 果然,华为首席律师被美国取消辩护资格 中信银行:发行不超过400亿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获批准 标普向澳发出预警:财政刺激措施或令AAA评级不保! 第二批带量采购名单流出仿制药杀价或更猛烈 宋志平:我国上市公司质量必须提高 深交所:千山药机可能触及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情形 港交所调整中华通证券名单 阿里归去来兮新经济今非昔比 鸿腾精密创新低后现反弹逾4% 胡春华:做好以猪肉为重点的菜篮子产品保供稳价工作 中纪委机关报:不给“面子工程”留面子 杜特尔特再发惊人言论:将毒枭尸体扔进了海里 盘后部署:港股于27000点遇阻力或下试26500点 苏联女特工去世曾挫败希特勒暗杀“三巨头”图谋 揭秘11月金融机构调研科创板:这5只个股被火爆调研 香港工联会强烈抗议特朗普签署涉港法案成法 417亿股权转让大戏落幕格力电器复牌大涨5% 风暴中的暴风影音:官网“猝死”办公地人去楼空 “相互宝”们的背后:公益还是商业?监管该怎么管? OPPOReno3Pro曝光:7.7mm厚度、4025mAh电池 南京:涉案132亿诈骗犯被判无期曾请唐国强代言 违规减持742万元迅游科技实控人袁旭领监管函 姜超:经济短期最差的时候或许已经过去了 波司登回应高端羽绒服 郭树清:要夯实资本市场基础支持直接融资发展 蔡英文称要砸巨资搞起这一产业被批:又开空头支票 肺病案例激增加剧保险风险电子烟用户面临多交保费 AI与善|国际残疾人日特别策划 孙宏斌再拓“房地产+”业务边界:正式进军医疗康养 中国能建中标粤港澳大湾区水体整治工程 “挖矿”再火爆警惕金融诈骗“重出江湖” 招商证券杨勇胜:预计明年白酒行业回归中速增长阶段 这家培训机构突然关门警方揭开 晚景凄凉澳大利亚前奥运射击冠军卖金牌治病 叶叔华院士对武向平院士说:做不成这事不放过你 西班牙缉获载有3吨可卡因的运毒潜艇系欧洲首例 金融委第10次会议:深化资本市场和中小银行改革 紫金矿业拟收购大陆黄金标的预计明年初达产 欧洲六国加入伊朗 毛振华:买不起房的人都去买了这将是楼市的最后盛宴 科创公司实施重组上市标的资产需符合哪些条件 被疑财务造假区块链人气股易见股份闪崩 午评:港股恒指微涨0.05%首控集团暴跌超75%停牌 5G撬动芯片行业AMD高层解读半导体产业两个“秘密” 南水北调东线北延工程开工每年可增4.9亿立方米供水 预付式消费难防各种“坑”?7份文件征求意见 涉及数亿元林国彬团伙实施 苹果希望中国工厂将AirPodsPro产能提升一倍 格力电器:控股股东签署《股份转让协议》股票复牌 白马股遭遇亿暴跌 郭声琨:紧盯涉黑恶“保护伞”“关系网”不放 高通高管:谁说我们芯片比苹果差! 微信小程序可登QQ了QQ活跃用户减少一半会员是00后 商界大佬钟睒睒缔造农夫山泉身价百亿却不上富豪榜 美国第三季度经济增速上修至2.1% 人类与肿瘤较量孰胜孰负? 北京:科技成果产权无理由超一年未转化可自行转化 中信策略:四大预期寻底岁末年初最佳策略是“猫冬” 今年A股退市公司数量创纪录 当地政府推广唐山博瑞型煤 检察机关对谢茂田姚卫东郑建林何德发提起公诉 中海黎香湖2天2套新房房顶垮塌业主:真是随时有炸弹 敦煌至格尔木铁路完成静态验收预计12月开通 金麒麟医药生物分析师:创新药盛宴开幕疫苗表现亮眼 史玉柱能做到东山再起,罗永浩这次能吗? 维亚生物斥资543.74万港元回购124.7万股 印度新舰创世界纪录:集齐7国装备含4个常任理事国 HTC王雪红:发力VR+做好新赛道上的“起跑者” 一德期货佘建跃:明年上半年原油仍然是供大于求局面 过去5年台港澳企业在大陆占比下降一半?国台办回应 高盛预期OPEC减产平淡地延长三个月对油价几无提振 日本央行委员樱井真为采取宽松政策设定了很高的门槛 安信证券高善文:中国经济转型中的杠杆率显著提升 蒋劲夫外籍女友再发声:手臂多处淤青控诉不为钱 女子新奔驰开一年车身塌陷事发前3个月减震器曾断裂 香港中学生带烈性炸药到校被拒保释辩方“求情” 倍特期货:双驱变单驱高库存压制双焦维持震荡调整 深市五大指数调整样本股:华谊兄弟等被部分指数剔除 港理大校方已接收校园副校长曾称被破坏程度很高 特斯拉进驻德国“踢馆”还是当“鲶鱼”? 韩国携号转网之路:竞合影响持续到5G时代 2022年北京冬奥会税收优惠政策公布:免征多项税收 新浪金麒麟新锐分析师建筑业:华创师克克光大孙伟风 拉夏贝尔异常躁动的秘密:业绩滑坡大股东爆仓 杭城小哥兼职疯狂送快递:想给女儿好一点的生活 德国社民党选出新主席法媒:或致默克尔“离职” 华闻期货:玉米窄幅震荡利用期权区间操作 国防部回应美通过“涉港法案”:坚决反对 调查:日本学生阅读理解能力大幅下滑排名第15位 湖南“操场埋尸案”彻底查清19名公职人员被处理 广发策略:“抱团”调整去向何方?“三剑客”将受益 格力电器变身无实控人股权激励分红稳了 交通运输部发文开展交通强国建设试点工作 图斯克:英国脱欧是欧盟史上“最惊人的错误之一” 内房股强势大涨:中国恒大半日涨逾7%融创涨6.16% 2019年中国营商环境优化改善排名跃居全球第31位 12月2日上市公司晚间公告速递 油烟机买顶吸式还是侧吸式?钱要花在刀刃上 记者大揭秘原来联合国大楼前的国旗是这样升起的 经济参考报:儿童专用药短板亟须补上 中小银行忙“补血”多家城商行加入永续债发行阵营 手机行业变局将至3000块iPhone要来了 崔世安:澳门印证“一国两制”行得通办得到得人心 戴志锋获金麒麟最佳分析师银行业第二名(投资观点) 美国石油产量明年料再增长OPEC减产也难挡油市颓势 黑五网购破纪录但4800万美国人还在还去年黑五的债 区块链资产证券化:多家金融机构探路监管标准不一 基金必读:传前海开源朱永强离职或掌舵信达澳银 广东惠清高速流溪河特大桥顺利合龙 广州实施有偿错时共享停车破解“停车难” 图解:猪肉价格回落三张图看清数月来价格走势 阿里重返港股:市值超腾讯马云未现身 华为MateX第四轮开售再次秒售罄12月6日将再开售 欧盟达成强硬立场:不解决风险不允许数字货币进入 融创孙宏斌:我和邓鸿都不会算账 俄媒:中俄元首见证东线管道通气具有里程碑意义 港警再拘捕马鞍山火烧人事件三疑犯元凶仍未落网 南方ESG主题股票基金首日募资近10亿元 南方基金联合上交所举办 马克龙就华为发声:永不“污名化”任何公司 千名企业家齐聚博鳌探寻高质量发展路径 长城影视并购后遗症:3上市公司均亏损股权轮候冻结 在河南驻马店胡春华出席了两场会谈到了同一个问题 银保监会: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净资本不得低于5亿元 浙江海宁坍塌救援现场消防徒手边挖边喊:坚持住 打新效应渐退浙商银行A股首秀“趔趄” 国台办发言人:“31条”让台商台企享受实惠 中国记协举办新闻茶座聚焦2019年中国经济 郭树清:继续拆解影子银行遏制房地产泡沫化倾向 南方基金:行业会议指明方向引领文化工作迈向新高度 外交部驳蓬佩奥涉疆言论:陈词滥调充满政治偏见 新疆拜城县发生3.1级地震震源深度18千米 李连杰女儿参加的全球顶级白富美舞会门槛多高? 美众院通过涉疆法案中方回应:强烈愤慨坚决反对 煤电企业连续亏损多年能源杂志:拯救煤电势在必行